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带坐标:Campione!(弒神者!) EX!軍神再臨 第1章 草薙護堂“自那以后”

    1

    草薙護堂是大學生。

    這是真的。雖然沒怎么去留學的歷史名校上過學,整天專注于“課外活動或者實地考察”,但身份上確實是大學生。

    然而,他果然還是沒什么作為學生的自覺。

    對作為大學名字來源的都市也沒有能稱之為『第二故鄉』的熱愛。

    「東西很好吃,真是個不錯的城市?!?br />
    護堂一邊走在博洛尼亞的街上,一邊說道。

    北意大利的古都。要說其特色除了歷史之都以外,就是用一個『學術都市』來形容吧。這里是傳統學問和藝術的發源地。

    歐洲最古老的大學之一——

    那就是博洛尼亞大學。它建立在十一世紀。日本的名校在歷史上完全沒法跟它比。

    ——護堂本來是在米蘭開始留學生活。

    那里是艾麗卡和莉莉婭娜的故鄉,可靠的監護人保羅·布朗特里也住在此處。不過兩年前,受到了令人懷念的撒丁島魔女露庫拉齊亞·佐拉——友人兼現地妻(只是本人自稱)的邀請。

    那一天,露庫拉齊亞特意來到米蘭,這么開口說道。

    『我看上了你作為Campione的身份,因此有一事相求。我在讀過一段時間的大學……那里有一個只有魔道之徒才能進入的秘密書庫。里面收藏著許多“帶有力量的書籍”。記載了被隱藏起來的睿智的古文書、禁忌的魔道書、神代的碑文……而最近,書庫那邊將一份督促信寄到我家里。讓我將以前帶走的書籍還回去?!?br />
    『你該不會借走后忘了還回去,然后就當做是自己的東西了吧?』

    護堂的意思是懶散的露庫拉齊亞很可能會做這種事。

    但是,事實比想象中更糟。撒丁的魔女不以為然地說道。

    『不。本來就是嚴禁借出的稀有本。因為我有需要,所以幾十年前私自借出,而最近這件事被發現了?!?br />
    『……那就趕緊還回去啊?!?br />
    『很可惜,我做不到。因為被你弄壞了?!?br />
    『我弄壞了?』

    『那本魔道書名為《普羅米修斯秘笈》。是你完成最初的弒神時所用的王牌?!?br />
    真是令人懷念的舊事。以撒丁島為舞臺,草薙護堂和軍神韋勒斯拉納的相遇與離別。

    露庫拉齊亞道出了改變了護堂人生的道具的出處,然后爽快地接著說。

    『就是這樣,讓以書籍的銷毀為代價所誕生的弒神者大人轉校到那邊去,我們已經這么談好了。所以,你就去博洛尼亞吧?!?br />
    不久后轉校到博洛尼亞大學的手續閃電完成。

    草薙護堂的名字,一般人當然不怎么知道??墑?,如今歐洲中的『魔道之徒』已經知道其作為第七名Campione的身份。而這位大人物轉到名?!げ┞迥嵫譴笱?,成為專攻考古學及魔道的學生。這成為了提高學校評價的新聞。

    不過嘛,這次轉校對護堂來說也沒什么不好。

    畢竟從結果而言,不管是在米蘭還是在博洛尼亞他都沒有長時間逗留。

    「在博洛尼亞和宿舍的時間連一周都不到,作為學生來說很有問題吧?!?br />
    住在同一個公寓的人肯定會覺得護堂是『可疑的東洋人』吧。

    總是離開博洛尼亞到處旅行,幾天,有時甚至好幾個星期都不回來。

    現在,他也是剛從亞美尼亞的格加爾德修道院回來。

    正快步走往博洛尼亞的市中心。

    「真想像個學生一樣跟其他人合租宿舍啊……」

    畢竟他過著這樣的生活,這種事自然很難。

    自己的境遇到底要怎么跟同居人說明呢。就算老實說『從某位勇者大人那里接過了退治魔王的命運,所以被召喚到了各種各樣的世界。而且,姑且還有作為魔王的工作』也沒人信吧。

    另外,不時也會有人來訪。就像今天這樣——

    「祐理!歡迎到來!」

    「很久不見了,護堂同學?!?br />
    馬焦雷廣場上的再會。

    就如其它的歐洲古都,博洛尼亞的市中心也有一個廣場。

    以這里為起點開始觀光的話,自然而然就能游覽到不少名勝。聶圖諾的噴水池、歷史名校博洛尼亞大學、過去的王宮、美術館、考古學博物館。

    購物街和名牌商店琳瑯滿目。

    廣場周圍的小吃店(bar)——就是日本的咖啡店或者冰淇淋店也有不少。

    嘛,確實是很便利的地區。

    把這里當做碰頭的地方,迎接日本的來客。

    自高中時代就一直交往至今的同伴之一,萬里谷祐理——猶如?;ɑò臧鬩肆?,非??推玫牡v理淡淡微笑起來。

    季節正好是春天。四月上旬。恰巧是?;ǖ募窘?。

    自己也好,她也好,不經不覺就超過了日本的成人年齡。

    祐理小跑過去。白色襯衫和黃褐色的長裙,身上穿著淺灰色的外套。

    一如既往是她的清純風格。

    護堂停下腳步,張開雙手,滿臉笑容地迎接——

    「我好想你啊。你能來到這里,我很高興?!?br />
    「誒——?護堂同學,突然間怎么了???」

    再見到可愛的女朋友后,護堂緊緊將其抱入懷里。

    祐理驚訝地瞪大眼睛。被護堂緊緊抱住后,她對于這過于唐突的擁抱小小地抱怨了一下。

    內斂的大和撫子,在人多的廣場里不知所措。

    「在、在這么多人面前突然就……好、好害羞?!?br />
    「沒什么不好的。又不是在日本,沒有人會在意的?!?br />
    「真是的……護堂同學最近的言行舉止越來越不像日本人了。毫不猶豫就抱了過來?!?br />
    在護堂的懷里,祐理用有些自暴自棄的口吻說道。

    被戀人這么指責,護堂笑著說了一句「或許吧」。

    「在不同的國家和世界逛了一輪后,不知不覺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贍蓯竊誥S屑》艚喲サ牡胤醬昧瞬恍⌒謀淮玖稅??!?br />
    一邊舒服地抱著日思夜想的祐理,護堂一邊辯解道。

    「你想想,就是那種。很多留學和移民的人,也慢慢接受了這種文化……就是這樣,只是很普通的事情而已?!?br />
    「我可沒聽說過!」

    「是么。也沒什么不好的嘛?!?br />
    「真是的。真叫人拿你沒辦法……」

    無論嘴上怎么抱怨,祐理還是甜蜜蜜地跟護堂黏在一起。

    應該說是陶醉地將自己婀娜的身體托付給他。雖然外表是遠離浮世的深閨大小姐,但無論是草薙護堂的不好的一面,還是任性的一面,她都能完完全全包容起來。萬里谷祐理就是這樣的女性。

    所以,就算是護堂順勢地慢慢低頭送上再會的親吻也——

    「嗚……太快了……」

    「但快一點也沒問題吧?」

    「真是的……」

    盡管在公眾面前,但僅僅是重疊著嘴唇稍稍抱怨一下,祐理依然非常幸福地回應他。

    兩位日本人,在古都博洛尼亞的中心確認著愛情。

    在這種時候『潑冷水』的,是另一位女性的聲音。

    「護堂也真是完全變了個人呢。不過嘛,從以前開始就有這種趨勢了?!?br />
    「艾、艾麗卡小姐???」

    「喲,你也來了啊?!?br />
    「聽說祐理來到了博洛尼亞,所以就連忙從米蘭過來了?!?br />
    祐理慌慌張張地離開了自己,護堂轉身看向那邊。

    金發的少女不知何時來到了這里。

    純粹的米蘭人艾麗卡·布朗特里。她今天穿著黑色的編織毛衣和休閑褲。頸上圍著鮮艷的真紅披肩,一如既往的紅與黑(Rosso Nero)搭配。

    護堂和艾麗卡一同張開雙手擁抱在一起。

    「好想見你喔,我可愛的護堂?!?br />
    「我也是。雖然都是在意大利所以能經常見到,但我可沒有想過不去見你啊?!?br />
    「當然了。我可不會讓你說出已經看膩了艾麗卡·布朗特里?!?br />
    兩人面對著面,一邊親著對方的臉頰一邊說話。

    跟高中生時不同,與熱情的拉丁少女接觸得多之后,自然就變成了這種舉動。

    然后,艾麗卡也帶著貴婦人的微笑看向祐理。

    那正是歡待客人的女主人、女王、女城主的表情。

    「好了,首先找個地方休息吧。然后在慢慢聊一下。日本那邊怎么樣了,我也很在意!」

    在附近的小吃店點了濃咖啡和帕尼諾,享受了一段咖啡時間后。

    護堂、艾麗卡和祐理三人開始逛街。

    現在他們在馬焦雷廣場。首先去最近的觀光名勝,圣佩特羅尼奧大教堂。然后是還準備去博洛尼亞斜塔看一下(比薩以外也有斜塔)。

    這里是中世紀氣息濃厚的歐洲古都。就算只是隨便閑逛,對外國人來說也很有趣。不過。

    「對了。有件事要說一下?!?br />
    艾麗卡突然說道。

    「米蘭不是有一個護堂偶爾也會用到的通廊嗎?」

    「啊啊,愛莎小姐很久以前創造的那個吧?!?br />
    那個可怕又麻煩的權能《妖精的通廊》。

    那是被創造在世界各地的通往異界的東西。其產物在大都市米蘭也有,如今在魔術結社《赤瞳黑十字》的管理下。

    米蘭的那個通廊,其實是連接到幽界的某個地方。

    利用那個通廊,護堂經常把『給地上的消息』交給那邊的熟人——琉璃瞳的公主和黑衣的僧正。太忙沒時間的時候,就低頭請求讓他們幫忙送過去……

    護堂在平行世界流浪時寄來的信,就是這樣送到米蘭。

    「那個通廊,突然就消失了?!?br />
    「什么???」

    「……護堂同學。我和惠娜從阿雷克王子那里聽說了某件事,我想與這也有深刻的關聯?!?br />
    「所以才特地來跟我說的啊?!?br />
    「也就是說,祐理猜想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態吧?!?br />
    這是超重要的案件,所以想直接面談。

    就是這樣祐理才來到了博洛尼亞。

    作為日本最強大的媛巫女,萬里谷祐理擁有無與倫比的卓越靈視力。她到底感應到了怎么樣的兇兆?

    護堂停下腳步,與艾麗卡一起洗耳恭聽。

    2

    把去博洛尼亞的權利讓給媛巫女同伴的理由很單純。

    『輸掉的人可不能記恨。抽中的人才能去王的身邊?!?br />
    『我明白了。那么我抽這一根?!?br />
    『決一勝負吧!嗚哇?。??』

    準備了兩條紙捻,下端涂了紅色的為中簽。

    抽中了的人是自己的青梅竹馬,一同支持草薙護堂的霸權的祐理。于是清秋院惠娜獨自一人來到了倫敦。

    穿著黑色的雙排扣大衣,帶著同樣是黑色的貝雷帽。

    加上藍色的牛仔褲和輕便運動鞋,她用這種男性的活動打扮走在倫敦市內。

    坐地鐵到托登罕宮路站。然后又走了幾分鐘。

    她來到了聳立于倫敦市中心的希臘神殿——并不是。

    而是模仿其所建立的大英博物館入口。三角形的屋脊由幾十根圓柱支撐,跟巴臺農神廟一模一樣。

    這個博物館前的廣場就是匯合的地方。

    「歡迎到來,惠娜?!?br />
    「公主!」

    惠娜笑著回應跟自己搭話的貴婦人。

    這位妙齡女性穿著白色毛衣和黑色的連衣裙。白金色的長發還是那么的莊嚴,柔和的美貌散發出光芒。

    愛麗絲公主。她是公爵家的大小姐,也是英國賢人議會的前議長。

    本就是非常吸引人的女性,今天她坐著輪椅出來就更引人注目??醇丫煌聳甑墓韉牧成?,惠娜說道。

    「太好了??吹僥餉唇】滴乙舶殘牧??!?br />
    總是明朗快活、天衣無縫是清秋院惠娜的賣點。

    聽見她這么直言不諱,讓坐在輪椅上的愛麗絲笑出了聲。

    「真是的。我今天可是不怎么舒服,還有幾聲咳嗽喔?這樣子也能說是健康嗎?」

    「但是以前不是只能躺在床上而已嗎?」

    「話是沒錯啦?!?br />
    「那就是健康沒錯了。經歷了這么多事后才能用真身外出,像這樣來接我。而且臉色也不錯。是吧?」

    惠娜詢問的對象在愛麗絲的身后。

    推著輪椅的人是銀發少女。并非是愛麗絲公主的部下或者仆從,而是跟惠娜同樣的『客人』。

    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點頭說道。

    「沒錯。以前只能用幽體飛出來出現在人前——如今卻能以肉身外出了?!?br />
    莉莉婭娜先一步到達倫敦見到愛麗絲。

    將草薙護堂叫到亞美尼亞的修道院后,就飛快地飛到英國。

    今天作為保鏢兼騎士,負責推動病弱公主的輪椅。

    她穿著藍色的襯衫和黑色的修身褲子。外套是帶著春意的米色腰帶式大衣。就如同艾麗卡·布朗特里以紅與黑為獨特特征,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也死守著藍與黑的穿著。

    公主將其稱為【黑與藍(Nero Azzurro)】的圣殿騎士。

    「我也認為這是讓人瞠目結舌的恢復?!?br />
    「我也很高興。這大概是草薙先生的功勞吧?!?br />
    「誰知道呢?我們的主人只是一時起興使用了《反命運的權能》罷了。他也說『不知道起不起效』——」

    「是這么說過呢。跟平常一樣模棱兩可的?!?br />
    惠娜笑了起來,莉莉婭娜也露出些許不懷好意的微笑。

    「是的。他也不過是抱著『萬一有效就算是意外之喜』的心情試了一下。因此跟公主恢復的因果關系不明,沒必要記恩?!?br />
    「嗯??贍芫退閌裁炊疾蛔鲆不嶙勻換指唇】的??!?br />
    「……真是的。你們倆真會說呢?!?br />
    坐在輪椅上的愛麗絲笑得很開心。

    上天賜予了過人的靈能力的巫女姬。然而,她曾經是一年中有大半時間只能在床上度過的病弱狀態。

    那優秀的靈力或許反而侵蝕了她的肉體?

    雖然有這種假說,但真偽不知。

    不過有一天。突然去看望愛麗絲的草薙護堂悠然地使用了新權能。

    賢人會議的眾人取名為《反命運的戰士》的改變命運的權能——

    那是與『最后之王』羅摩錢德拉和解后,從將他束縛的命運神那里篡奪而來的權能。

    自那過來數年。愛麗絲如今展現出了戲劇性的恢復。

    「斬斷了束縛我的『病』之命運……是這種機制嗎?」

    「公主。假設加上假設是沒有意義的?!?br />
    「對對。沒必要硬是把功勞推給王,不如先進入正題吧?!?br />
    雖說幫助了別人,卻不要求回禮或感謝。

    草薙護堂的這一面非常明顯,也是將其視為『俠義之人』的重大要因。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惠娜才跟莉莉婭娜一起轉移話題。

    愛麗絲聳了聳肩,輕輕說道。

    「我知道了。那么,先去找個地方休息吧?!?br />
    大英博物館內當然是人山人海。

    不過,這里的『執務室』非常安靜。桃花心木的辦公桌和書架,松軟的毛毯等醞釀出一種厚重感。

    雖說已經退下了議長之職,但愛麗絲還是賢人議會的權威人物。

    博物館內也準備了她專用的辦公室。

    「你們已經聽說過亞歷山大的‘那個報告’了吧?」

    被莉莉婭娜推著輪椅進入執務室后,愛麗絲說道。

    這里算上清秋院惠娜也只有三人。

    「亞歷山大·加斯科因遇到了疑似與現在仍然失蹤的那一位——愛莎夫人有關系的事象?!?br />
    莉莉婭娜回了一句「是的」。

    「五年前的魔王內戰中,六名Campione被傳送到不知何處的多元世界盡頭。其中薩爾瓦托雷卿、約翰·普魯托·史密斯大人、阿雷克王子已經回到了『這個世界』。羅濠教主也確認健在。行蹤不明的只有兩位——愛莎夫人和沃班侯爵?!?br />
    「但是,王說『侯爵可能已經死了』?!?br />
    惠娜也做出擔心的發言。

    「在并非這個地球的某處做出那些事情的——果然還是愛莎大人吧。真可怕?!?br />
    「畢竟那一位的性子就是如此。就算本人沒有那個意思,但也等同于行走的地雷陣?!?br />
    莉莉婭娜也開口說道。愛麗絲無奈地嘆了口氣,同意地說道。

    「嗯,真的是……其實在聽完亞歷山大的報告后,我們賢人議會也開始了調查——結果發現了不得了的事實?!?br />
    「「……」」

    兩位客人不禁沉默起來。而公主接著說。

    「愛莎夫人的『通廊』,你們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那是連接著各種時代和異世界的門?!?br />
    「夫人的權能《妖精的通廊》可以在全世界任何角落被創造出來?;菽任頤且布塹?,看起來好像消失了但又會冷不防地重新出現?!?br />
    想忘也不可能忘記。

    被那個異樣的通廊吞沒后,莉莉婭娜和惠娜也經歷了時間穿越。

    前往古代高盧的大遠征。意大利·托斯卡納州內的『通廊』,偏偏被劍王薩爾瓦托雷·東尼活性化了。

    接著愛麗絲公主說出了更驚人的報告。

    「是呢。愛莎夫人的『通廊』就算看起來消失了,但絕非消滅——至今為止都本該如此??墑竊謖獯蔚牡韃櫓脅槊髁恕衷?,幾乎所有的『通廊』都完全消滅了?!?br />
    「誒,騙人的吧???」

    「難道說是愛莎夫人的死亡所產生的影響嗎???」

    「如果是這樣倒還算無害。但是,我們可不能樂觀。你們想想,亞歷山大也說是《空間扭曲》吧?」

    面對惠娜與莉莉婭娜的驚愕,愛麗絲淡淡地說道。

    不忘冷靜,勇于面對任何困難。這份覺悟和決心讓公爵家的大小姐勇往直前。

    「我無意中有種感覺。接下來多元世界的某處會迎來前所未有的災厄——」

    無意中。萬里谷祐理偶爾也會這么說。

    擁有極其卓越靈視力的人,即使是『常見的世界?;灰材堋拔摶庵小痹ち銑隼?。

    在草薙護堂的身邊,這是非常有力的言辭。

    3

    告別了愛麗絲公主的兩小時后。

    天空開始接近黃昏。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與清秋院惠娜租了一輛汽車,來到了倫敦郊外。

    握住方向盤的是莉莉婭娜,惠娜坐在副駕駛位。

    不必多說,倫敦是一座大都會,而這附近開始綠色慢慢增多。

    再繼續行使也只會是一路田園風光??砝牟蕕賾胩锏?,稀疏的森林連綿不斷。

    但是,今天并非要去那里。駕駛中的莉莉婭娜說道。

    「那么阿雷克王子所說的就是……」

    「嗯。特意來到日本,告訴了我們不少事情?!?br />
    惠娜從頭開始講起。

    幾天前,亞歷山大·加斯科因所講述的內容,大概就是——

    『就如你們所知,我在眾多的多元世界來回旅游?!?br />
    『多元世界——用SF的話來說就是平行世界吧。那些世界與我們的地球相比都「經歷了不同的歷史」。耶穌基督沒有受到磔刑的世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外星人攻擊的世界……嘛,雖然也有差別只是誤差范圍內的世界,但這些先放到一邊?!?br />
    『不久之前。在我到達的平行世界內,多次出現了空間扭曲現象。產生了連接神話世界的門?!?br />
    『對。就如我之前所指出的一樣,空間扭曲與愛莎夫人的“通廊”很相似?!?br />
    『而且。其實還有其它不能無視的地方——』

    莉莉婭娜終于停下了車。

    他們來到的是某個英國貴族的私有地。

    但這里也是一片空地。綠色的草地和雜木林,稍微凸起的丘陵都在黃昏的陽光下變成橙色——

    來到車外后惠娜說道。

    「什么都沒有呢?!?br />
    「但以前這里建造了一座豪宅。而且是表世界的歷史書內絕對不會記載的世界性事件的現場?!?br />
    「嗯。這棟房子內有三名Campione匯聚一堂呢?!?br />
    「而且還是愛莎夫人、沃班侯爵、羅濠教主——舊時代的魔王們……」

    應該是發生在1850年代的事情。

    那是下雪的晚上。爭斗的三名魔王解放了自身的權能,于是屋子被徹底毀滅,而且——

    打開了通往妖精境的門。

    莉莉婭娜等人類魔術師稱為Astral界/幽界的領域。

    被那個門吸走的愛莎夫人,在到達妖精境之地后擊殺了常若之國的女王尼亞芙,得到了權能《妖精的通廊》。

    因此。現在莉莉婭娜和惠娜所在的豪宅遺址中——

    「存在著通往常若之國的『通廊』。但根據賢人議會的調查那也早就完全消滅了?!?br />
    「公主說這是倫敦附近唯一的『通廊』?!?br />
    「而且,恐怕還是最古老的『通廊』。要檢測阿雷克王子的推測是否正確,這里最適合不過?!?br />
    莉莉婭娜和惠娜相互點頭確認。

    黑王子阿雷克的話還有后續。他是這么說的。

    『與我們的地球似是而非的世界。因此是平行世界?!?br />
    『但那個世界不斷出現空間扭曲的地點——才是問題所在?!?br />
    『其實那些地點,都是我們的世界中愛莎夫人的通廊原來所在的地方。很難認為只是偶然一致……雖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絕對有某種事情正在進行中?!?br />
    『幸好,我們的地球中還沒有發生空間扭曲?!?br />
    『不過認為接下來也會如此的話也太樂觀了?!?br />
    『主要盯著過去愛莎夫人“做過什么事情的地方”,會出現通往神話世界的門也說不定?!?br />
    不知何時太陽已經完全沉落,已經差不多入夜了。

    落日的光芒在遙遠的彼方還有一絲殘留。不過,惠娜和莉莉亞娜所在的空地一角——出現了新的光芒。

    這里沒有人工的照明,因此這份光芒非常引人注目。

    無數的微弱光芒聚集成半球狀。變成了直徑十幾米。與夜空中的璀璨星云很相似。

    莉莉亞娜嘆了口氣。

    「與阿雷克王子的報告類似?!?br />
    「嗯!連接神話世界的門,空間扭曲——王子大人說的就是這樣子吧!」

    惠娜也鼓起干勁大叫起來。

    而且,太刀的媛巫女還快步接近『光的集合體』。

    「等等。貿然接近太危險了?!?br />
    「但只是看著也什么都搞不清楚。而且如果王子大人所說的沒錯,那近距離觀察也不會有什么問題才對。真正有危險的是進入里面之后——」

    直徑十幾米的光之團塊。

    走到附近后,惠娜突然停下腳步。她慢慢回過頭,對莉莉婭娜笑了一笑。帶著些許不懷好意的表情說。

    「趁這個機會——惠娜我們稍微進去看看吧?!?br />
    「連魔術偵查也不用嗎???」

    「因為這樣子最快嘛。正所謂好事不宜遲?!?br />
    如果眼前的不可思議現象真的是空間扭曲,那確實早日解決會比較好。莉莉婭娜發出“嗚嗚”的思考聲音,然后也下定決心……

    天生天養的清秋院惠娜與擅長魔女術的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

    這個組合無論在什么環境都可以靈活應對。她們是這么想的。

    「好美的地方……」

    「嗯。非常寧靜怡人呢……」

    兩人進入光之門后,開始掃視著到達的世界。

    莉莉婭娜和惠娜發出了感嘆。

    她們現在位于湖畔。

    澄清的湖水,岸邊長著青翠的水草。

    比春天的倫敦近郊明顯暖和得多。甚至感覺有點酷熱,喝一口湖水才能滋潤喉嚨。

    如此清冽的湖水,都已經可以稱為甘露了吧?

    湖畔的樹木也非常鮮嫩青翠。清爽的微風令人心情舒暢。

    不過——比起美麗的景色,有更加吸引兩人眼球的事物存在。

    「……剛才,是不是有龍飛過?」

    「……在那邊沐浴的是妖精還是什么?那份美麗完全可以稱為絕世美女?!?br />
    「……而且數量不少。大家都很漂亮呢?!?br />
    身長二,三十米的綠龍從頭上飛過。

    它扭動著長蛇般的身軀,與其說是飛行更像是『在空中游泳』。頭上長著類似鹿的大角。沒有翅膀。

    并非西方的飛龍,而是東方世界的『龍』。

    而在水邊的絕世美女共有七人,正在熱鬧地玩耍著。一邊沐浴一邊嬉戲。

    她們皮膚雪白,是白色人種的五官。發色鮮艷。

    她們的美貌和裸體都非常神圣,甚至令人覺得耀眼——不對。

    絕世美女們神圣纏繞著光的粒子。并非比喻,而是物理上的光輝。

    另外,天空上的七色彩虹一直存在不會消失,仿佛是天空的裝飾物……

    惠娜和莉莉亞娜交流了一下眼神。

    「這里果然是再現了某個神話的世界?」

    「至少應該不是平行世界。無論地球的歷史怎么改變,都不會這么光明正大有龍和妖精出沒吧?!?br />
    「到底是哪里的神話世界呢?」

    正當兩人交換意見的時候——

    突然背后傳來了聲音。是非常厚重的男聲。

    「爾等從何而來?外表雖非強盜之流……但仍是入侵圣域的不法之徒。此處乃禁地?!?br />
    這段話所用的語言,莉莉婭娜和惠娜都很清楚。

    兩人一同循聲望去。身披護身鎧甲,面容憤怒的鬼神不知何處站在此處。

    而且他頭上的并非頭發而是『噴涌的火焰』!

    「使用梵語,擁有焰發的武神——也就是說!」

    「他是十二神將的宮毘羅大將!侍奉藥師如來,守護靈鷲山的鬼神之一。這里是佛教的神話世界!」

    莉莉婭娜和惠娜一起發出驚嘆。

    另一方面,焰發的鬼神生氣地靠近兩位少女。從腰間的刀鞘拔出太刀——

    惠娜啞然。

    「冷、冷不防就拔刀???」

    「請稍等。我們絕非可疑人物——!」

    莉莉婭娜連忙大叫。不過鬼神毫不留情地說道。

    「不必多言。爾等窺視天女們(Kinar)的沐浴,有何不對?!?br />
    「「……」」

    這么說還真沒錯。

    出于自衛,惠娜召喚出神刀·天叢云劍。

    造型與日本刀酷似,但刀身漆黑。這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神刀。然而,即使被這把刀所指,焰發的鬼神依然沒有一絲畏懼——

    4

    好了——這是闊別已久的相會。

    現在,艾麗卡·布朗特里的據點位于意大利北部的米蘭。坐電車的話大概一個小時能來到博洛尼亞,但關鍵的是護堂基本不在。

    萬里谷祐理住在日本。

    她在讀京都的大學,所以住所也在那里。

    但是,她也有作為媛巫女的職務和作為草薙護堂的協助者的工作,因此經常出差到日本各處。有時甚至遠赴國外。

    總的來說,三人不怎么能夠見面。

    就如一般的遠距離戀愛的戀人們那樣,分離得越久,心中的感情就越是激烈。

    他們來到護堂的『姑且算是宿舍』的公寓里。

    帶著兩位女孩子回家。放下行李,本想泡一杯咖啡,卻想不起來東西放哪了。

    四處找了一下,然后打開祐理身后的柜子——正想這么做的時候。

    「還是之后再說吧?!?br />
    護堂不由得停下腳步。

    走過祐理身邊的瞬間,祐理的眼中仿佛在訴說著什么。

    由于有身高差的緣故,要近距離看超過一米八的護堂,仰著頭是很正常的。而她的眼中有種寂寞的感覺。

    盡管終于見到護堂了,卻還是感到寂寞。

    「我一直都想這樣?!?br />
    「我也是?!?br />
    兩人靠近在一起,緊緊抱住對方。

    聞著祐理那艷麗黑發的氣味,護堂已經按捺不住自己了。他們已經重復過無數次親吻。今晚的第一次就是這位大和撫子,帶著這種表情的護堂低下頭,祐理也閉上了眼睛——

    「我說?!?br />
    后腦袋被拍了一下。這是艾麗卡打的。

    護堂連忙中止了親吻。祐理也害羞地縮起身體,不再那么大膽。

    「真、真是非常抱歉。那個,有點壓抑不住自己的心情就……」

    「祐理你沒關系。畢竟比起同在意大利的我,你跟護堂的距離更遠。但是護堂,你也要更尊重一下『紳士淑女的協議』才行?!?br />
    「抱歉。怎么說呢——不小心就?!?br />
    護堂也有些難為情地咬著牙道歉了。

    艾麗卡點了點頭,宛如主持沙龍的女主人一般華麗地說道。

    「快回想起來?!盒櫧湟?。我們有三人或以上在場的時候,不能排除任何一個人在外。這是絕對原則』?!?br />
    「啊啊。不會排除的?!?br />
    「所以說,應該是這么做?!?br />
    艾麗卡用力拉他過去,護堂也回應了她。他們靠在一起。

    自然而然地接吻起來。嘴唇與嘴唇相互填合。兩人的舌頭與唾液渾然一體,情熱與愛欲爆發。

    嘴唇分開后,祐理立即來到艾麗卡身邊。

    這次是與黑發少女接吻。然后三人一起走向寢室。

    ——協議其一『不能排除在外』。既然有這一條,那么有三名或以上的協議參加者在場的時候,就只能一起“越線”了。

    (我就算有一天被背后捅一刀也沒有怨言啊。)

    護堂深切地想到。

    艾麗卡·布朗特里。萬里谷祐理。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清秋院惠娜。就算被她們中的一人殺掉也沒有怨言。

    因為草薙護堂就是值得被這么做的“不正經”。

    多虧有歐洲各地的魔術結社、日本的正史編纂委員會、和護堂自身的組織《圓桌聯盟》支援自己,所以完全沒有金錢方面的顧慮?;八淙绱?,卻也沒有奢侈的欲望。

    而自己卻在寢室中準備了特大的床。

    是因為不時會有這種機會。

    「啊……」

    祐理一絲不掛地與護堂交纏在一起。

    深閨的大和撫子,在這種時候依然在控制著聲音。

    但這絕非消極舉動,而是溫柔地接受了護堂的行為,并好好地回應了他。而且,在心靈與身體都十分高漲時她總會不經意地坐起身,用櫻色的可愛嘴唇與雪白的雙手疼愛護堂。

    「嗚……嗚……」

    耳垂被祐理的雙唇吸吮。脖子和鎖骨也一樣。

    然后加入進來的自然是艾麗卡。從背后像是要纏上護堂一樣抱上來,再從側面吻了過去。

    噴了香水的艾麗卡的乳房,還有肌膚的溫度都令他十分舒服。

    「真是的……居然這么長時間放著本小姐不管,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絕對不會饒恕……讓我等了這么久,我好想跟你這樣。你也是吧——嗚嗯!」

    「事到如今,就別問這種傻問題了?!?br />
    「呵呵呵。用你的吻來堵住我的嘴也很棒喔,再來?!?br />
    「多少次都可以?!?br />
    上面不斷重復接吻,下面也慢慢探索艾麗卡的肢體。非常惹人憐愛。

    即使在這種時候——不對,正因為是在床上,艾麗卡·布朗特里才會以充滿熱情的愛撫接近護堂,而且她自身也被護堂好不愛惜地激烈索求。

    盡管如此,艾麗卡依然是十分驕傲且自律。

    她會如此忘我真的只有越過最后一線的時候——

    「啊啊護堂!饒……饒了我吧!我,已經——!」

    「我、我也是——護堂同學!啊——艾、艾麗卡小姐也一起……!」

    這時祐理也非常高昂,全身心都解放開來。

    艾麗卡與祐理,兩人手牽著手,接受了護堂的一切。然后三人一起躺在床上,喘著大氣——

    闊別多日的相會,還有,慣例的結局。

    三人回到公寓的幾個小時后。

    時間已經到了深夜。第一個醒來的護堂悄悄起床。艾麗卡和祐理還在睡著。身上包著薄薄一層毛巾的兩人都是一絲不掛。行為之后,三人都力盡倒下了。

    護堂從冰箱取出礦泉水。

    用塑料瓶中的水滋潤著喉嚨,同時有聲音響起?;ぬ盟檔?。

    「祐理也要喝嗎?」

    「好、好的……呼呼呼呼」

    或許是睡前的激烈行為讓她還在害羞,祐理縮著身體來到客廳。不過看見護堂后,突然笑了起來。

    「怎么了?」

    「沒什么。晚上起來時能看見護堂同學——總覺得很高興?!?br />
    「是嗎?!?br />
    「是的。因為護堂同學都不怎么回來?!?br />
    「抱歉啊?!?br />
    「沒錯。請你清楚理解自己有多壞。相對的,要好好空出跟我們一起度過的時間喔?」

    「啊啊?!?br />
    少見地說出任性話語的祐理非??砂?,他不禁抱了過去。

    接下來的接吻可以說是順理成章。隨便一提,平時都是穿著巫女裝和裙子的祐理,現在只裹了一層毛巾。

    炫目的雪白雙腿,連大腿也清晰可見。

    祐理的這種打扮可不怎么能見到。就算是肌膚相親的時候,她也盡可能會在護堂面前保持正常的打扮。

    「啊……護堂同學——」

    本想輕輕吻一下的,不知不覺就沉迷了進去。

    不斷親吻著祐理的嘴唇,正要抑制不住高昂的情緒的時候——媛巫女的身體突然繃緊了。

    祐理全身忽然一震,然后憂心忡忡地看向窗外。

    「怎么了?」

    「有種不好的預感……」

    咻!春天的夜風不覺之間變得強勁。連房間內都吹起了強風,然后護堂注意到了。這說不定是——

    他趕緊看向客廳。為了尋找剛才匆匆脫下的衣服。

    「嗚哇——這有點不妙??!」

    「啊啊。狀況極其危險,也沒有可以逆轉的材料!」

    清秋院惠娜和莉莉婭娜·克蘭尼查爾一起逃跑。

    她們不可能與鬼神·宮毘羅大將正面戰斗并且取勝。要是做得到就能成為『弒神者』了。

    看準機會全力奔跑。逃到附近的森林里,想要將他甩掉。

    但就結果而言是大失敗。

    如今森林中充斥著外貌恐怖的鬼。蒼黑色的皮膚加上碩大的裸體,還有巨大的犬牙與利爪。一副就是要吃人的樣子。

    這群惡鬼接二連三地沖上來,向兩人襲擊。

    「雖然我不想打這種徒勞的戰斗——!」

    「但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了!」

    莉莉婭娜揮動愛用的佩刀,魔劍IL Maestro。

    當然,惠娜也揮起了神刀·天叢云劍。

    兩人的刀刃每揮動一次,食人的惡鬼就有一只倒下。不過,每消失一只都會有一顆樹木發生變化。

    沒有任何奇怪之處的樹木變成了人型——變成了『鬼』!

    「說起來!」

    惠娜再次砍倒了一只鬼后大叫道。

    「宮毘羅大將也是夜叉的頭領。而夜叉是森之精靈也是護法的神靈!」

    「就是說如果不把森林里的樹木全部砍掉就無處可逃嗎!」

    「要是真這么做,宮毘羅也會找到我們——啊」

    亂戰之中,惠娜注意到了搖晃著樹枝的風。

    幾乎同時莉莉婭娜也猛然想到。她們想起來了。在這種時候,她們與草薙護堂間還有一張強力的王牌。

    莉莉婭娜大叫道。

    「草薙護堂!如今需要你的力量!」

    雙方身處的地方有風吹起的話,救世主就能出現在呼喚其名字之人的面前。

    這就是韋勒斯拉納第一化身『強風』的能力。即使身處異世界也能將草薙護堂召喚過來。

    于是,他來了——

    「祐理的感覺一點都沒錯??!」

    突然卷起旋風,其中心出現了三個人影。

    草薙護堂、艾麗卡·布朗特里、萬里谷祐理。唯一的人類男性青年立即詠唱言靈。

    「蘭斯洛特,拜托了——!」

    (哦哦。呼喚吾以守護騎士之身驅散惡鬼對吧?。?br />
    「不對不對。借用一下你的槍就夠了。你本人不用出差也行!」

    (嘖?;掛暈歉齟竽忠懷〉暮沒幔。?br />
    草薙護堂與不可視的守護靈以意念交流時——

    長槍從天而降。

    刺入大地。瞬間引起爆風,將如人類般群聚在一起的夜叉一同轟飛。

    隨后艾麗卡叫道。

    「趁機撤退,莉莉!趕快!」

    「不用你說!史特雷加之翼??!」(“Strega”在意大利語中是“魔女”的意思,以前有沒有這么說過來著?)

    這是莉婭娜·克蘭尼查爾的得意招數《飛翔術》。

    五人的身邊滿溢著青色光芒,然后身體隨著光芒飛行天空——

    「沒事吧,惠娜同學???」

    「雖然受了點傷不算平安無事,但也只是些擦傷而已。祐理能來救我,真是謝——啊嘞?」

    一邊俯視美麗的湖畔與水邊的森林,一邊急速上升。

    在被青色的《飛翔術》之光包圍的同時,媛巫女也開始了交流。不過,惠娜這個天生天養的女孩突然用鼻子嗅了嗅。

    「感覺王和祐理和艾麗卡小姐……都渾身是汗呢?」

    「誒???沒、沒有這種事喔?」

    「啊,啊啊。是錯覺吧。別在意一些奇怪的事情了,惠娜?!?br />
    「是嗎?!?br />
    「艾麗卡,難道你……」

    「區區一個莉莉還真是敏銳呢。但我也沒辦法???」

    艾麗卡瞪著認識了很久的舊友兼對手·莉莉婭娜,然后毫不畏懼地聳了聳肩。

    「雖然是穿好了衣服,但畢竟沒時間去洗個澡嘛?!?br />
    「啊。只是你們三人高興!好狡猾!」

    「而且,還是在我們陷入危險的時候???」

    「對、對不起!」

    「嗯……不過嘛,總之是把惠娜和莉莉婭娜救回來了,很好?!?br />
    太刀的媛巫女與銀發的騎士一不小看穿了事實。艾麗卡老實地承認,而祐理畏縮了起來。

    至于護堂則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

    總而言之,時隔多年五人總算再次團聚。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www.yedya.com  

重要聲明:小說“Campione!(弒神者!)”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