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广西11选5中奖计算器:轉生為豬公爵的我,這次要向你告白(轉生豬公爵,這次想說喜歡你) 第五卷 第二章 應盡之事

    重要的是,決心與覺悟。

    朝著巫妖所在的伊斯頓洛克山脈攀登。

    「噗嘻~~~~~」

    有必要確認清楚。

    冒險者公會聲稱敵人是巫妖,而真正的敵人其實是三銃士之一的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從小沐受怪物化咒術,最終變成無頭騎士的男子。他極其厭惡與天然的無頭騎士為伍,所以只要在伊斯頓山脈看到無頭騎士,基本就可以確定他是三銃士之一的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

    「眼下可沒空學豬叫呢,這數量也忒多了吧!」

    冒險者公會估計是想在這場戰斗中擊敗三銃士,再揭曉真相吧。

    秘密干掉帝國的英雄——活著的傳說,勢必會讓自由聯邦名聲大噪。然而,事情并沒有按自由聯邦預料的發展,迷宮都市輸給三銃士,南北方開始了慘烈的戰爭。

    「喂喂,巫妖那混蛋是做了多少傀儡??!」

    險峻的伊斯頓洛克山脈,越往上僵尸越多,難怪冒險者公會會發布通告禁止靠近新迷宮。

    突破這些僵尸到達迷宮,領多少便當都不夠。耳邊環繞的幽怨聲,感覺會做噩夢,估計熟練的冒險者也扛不住吧。

    看到黑夜中飄揚的灰袍的瞬間,戰斗激化了。

    ——巫妖,無頭騎士很可能就在附近。

    「殺啦你殺啦你」

    「巫妖,你就只會這句話喔!」

    灰袍之下無疑是在盯著我,滑溜溜地飄來。

    既然是僵尸的上位種,的確是腳不沾地,仿佛走路很掉價。巫妖從灰袍下伸出兩只手,真惡心,跟妖怪一樣。但是,要打倒它實在太費勁了,傳說要連續殺死它三天三夜才能將其徹底凈化。

    不過,巫妖是魔道的探求者,輕易不靠近人類世界??囪郵潛в瀉艽笤蠱?,不對,這種情況應該是三銃士差使的。

    「巫妖,你為什么要襲擊迷宮都市???」

    「殺啦你殺啦你!」

    「無視么,害我想要確認一下灰袍下的樣子了!」

    據說巫妖是沒有實體的,驅使它們的是不屈的意志,強大的魔法使帶著迷戀重生的姿態。尤其這只巫妖在北方多斯托爾領地有著長年的執著,是S級迷宮【研究所】的迷宮主。垂憐被丟到迷宮的嬰兒,不斷為其施加怪物化之力。于是,嬰兒伴隨著強大的力量成長。嬰兒漸漸長成少年,他帶著巫妖教導的知識來到外面的世界。與此同時,巫妖一直暗中守護著少年,曾經的棄嬰很快成了最年輕的三銃士。

    「啪哈哈哈哈哈」

    「區區僵尸竟然打我個措手不及……!」

    那只巫妖制作的僵尸太耐操了,只有徹底摧毀它們的身體才能將其消滅,所以我連續釋放大招。結果本應被消滅的數百只僵尸當中,有一只具備很高的魔法耐性。誰能想到竟有僵尸能扛住我的攻擊,所以一時疏忽了。

    「……巫妖,剛才可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絕技喔」

    它用來操縱僵尸的死靈魔術,那是令死者誤以為自己還活著的禁術。

    通常,只要削掉腦袋僵尸便會意識到自身的死亡,隨之消失。然而那只巫妖竟然給僵尸施加了分不清生死的詛咒,果真不是普通的死靈術士。這就是傳言中北方的迷宮主,曾吞噬數百位高級冒險者的巫妖啊。

    巫妖本來不擅搏斗,大概是和三銃士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并肩戰斗時獲得豐富的戰斗經驗吧。

    「woc……我聽說才出現在這里不久吧」

    枯萎的樹木動了起來,茶色的樹皮開裂,露出可怕的眼睛,一齊盯著我?;褂形籽鬧沂凳窒?,鬼影和寶石怪……。

    繼續在他們老巢作戰太危險了。

    巫妖是偉大的魔法使追求長生而變成的,它們原先都是魔法使,遠比僵尸更具智慧,化身強大的怪物。這些披著長袍的家伙沒有長腳,微微飄起向我飛來。猶如影子一般,所以才叫鬼影。

    這片山脈無疑是巫妖的大本營。

    「這已經超過我的能力了……」

    半人半魔的亡靈和巫妖,本以為憑他們是不可能攻陷一個國家,不曾想竟如此。我這次的行動或許有些草率了,沒有任何計劃就沖進敵人的大本營。

    先前還以為憑我的實力可以打倒巫妖——。

    「可惡,溜了溜了」

    一口氣奔下山。

    但是,企圖襲擊我的怪物可不止僵尸。從伊斯頓山脈地下的新迷宮跑出來的怪物開始互相殘殺,其中有的完成了進化,可以看到鬼影和使用風魔法的寶石怪,巫妖之所以選擇與僵尸相性良好的伊斯頓洛克山脈,也是為了擴張自己的勢力吧。

    「如果把僵尸的情報賣給冒險者公會不知能值幾個錢呢……」

    將興沖沖而來的僵尸轟飛之后,突然渾身一個機靈。似乎有人在看著,停下來確認視線所在。

    于是,風一般的聲音傳到怔住的我身旁。

    「——來者何人」

    大半夜的,不可能有人進入伊斯頓洛克山脈這種鬼地方吧。然而,事實上確實有,還出聲了。

    「……冒險者目前嚴格禁止有人進入這里」

    糟糕,不可以被人認出來,正如他所說,眼下迷宮都市實行全迷宮戒嚴。

    「如果是冒險者應當清楚公會的命令是絕對的,不可能不知道」

    即使是巫妖占據的伊斯頓洛克山脈也不例外,甚至擅闖還會被吊銷冒險者執照。我雖然不是冒險者,可是違反規則的話,在迷宮都市會寸步難行。

    「你不是冒險者呢」

    而向我搭話的人正是我現在最好奇的人物,迷宮都市的支配者——紅蓮之瞳直勾勾的盯著我。不似迷宮都市雜七雜八的冒險者,看起來身經百戰。

    「如果是帝國的走狗,必斬殺于此處」

    「不是啦,要你相信也有點勉強,但我真的不是可疑人員!」

    是個像干執事這一行的文雅君子。但是,散發的氣勢決然不同。頂著張人畜無害的臉,卻是個行事果斷的狠角色。

    話說,喂喂,干嘛如此充滿敵意哩!

    紅蓮之瞳持有的武器——英雄之種突然開花,戒指變成了有名的戰斧。

    「喂,收起這危險的玩意兒!我叫斯羅·德寧格,為探尋迷宮都市的真相,從達瑞斯跋涉而來!」

    「從達瑞斯來的?還自稱德寧格?真是醉了,你想說你是騎士國家的公爵家之人嗎……撒謊也不找個合理的,之前抓住的帝國間諜可比你狡猾多了」

    什么鬼喔,被當做是帝國的走狗了!

    有,有沒有什么能證明身份的東西呢?非常顯眼那種!

    對了,穿越國境全靠這個了。

    夜色中,我將刻有德寧格家紋的法杖扔了過去。紅蓮之瞳見此也不免驚訝,法杖可是魔法使的生命線,不過至少也表明了這邊沒有對抗的意思!

    「……從哪弄來的?并沒聽說最近公爵家有人死去」

    訝異的神情,看來還沒有完全相信。

    嘁,疑心是有多重哩!

    「我們過去有過一面之緣,你曾經救過達瑞斯的貴族對吧,于是被邀請到公爵家主舉辦的晚宴——」

    「……地點呢?」

    「王城達瑞斯,柊之間!我們的女王相當看重你,想要把你挖角過來!但你拒絕了,結果和守護騎士打了起來。這事兒應該只有我知道」

    于是,漫長的沉默之后。

    「公爵家的為何會在迷宮都市,而且還是你,屠龍者斯羅·德寧格」

    「因為你在說謊,什么狗屁新迷宮啊,還巫妖攻城。僵尸的確是巫妖制造的,但真正的幕后指使其實是人類」

    「……把你知道的全倒出來吧」

    「紅蓮之瞳,這就要看你的態度了,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正確答案是多斯托爾帝國的刺客,三銃士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對吧?」

    這時我才發現,紅蓮之瞳身后死尸累累。暫時弛緩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這是個笑里藏刀的男人。

    「……真是服了,還以為無人知道。說吧,你有什么要求?莫非打算公開」

    「你放心,我無意如此」

    「那為何——」

    「換你回答我問題了,你很早就發現真正的幕后主使是三銃士對吧」

    「最近抓住了混進冒險者隊伍的帝國細作,訊問之后才知道第一個目標就是迷宮都市。接下來該我問了,你怎么發現的?」

    「四處散播假情報,混淆視聽。只要是敏銳的人,都能發現」

    「……能發現可不單單是敏銳吧。這下頭疼了呢,本打算在像你一樣聰明的人察覺到真相之前解決一切的……那你又是如何知道敵人是三銃士?」

    「在休杰克和多斯托爾帝國的人交過手,從他口中問到的。我問你,這是你的獨斷嗎。將迷宮都市作為戰場,與多斯托爾帝國的最高戰力決一死戰」

    「原來是你把他趕回去的,我們這邊可是死了不少冒險者……。然后是回答,不可能是我個人的獨斷吧,自由聯邦的最上層都是共犯,戰爭資金和情報管制全由他們負責。事先聲明,迷宮都市知道此事的人極為有限,只要斯羅·德寧格,你不說出去的話」

    「我會守口如瓶的。倒是紅蓮之瞳,你咋會在這里——」

    冒險者的英雄搖搖頭,將戰斧變回原先的指環,這也意味著收起敵意。

    「給三銃士施加詛咒的巫妖正在制造怪物大軍,戰爭一觸即發,屆時很多冒險者都會死去。作為公會會長,將他們送上死地,我有義務調查清楚巫妖的軍隊,盡可能減少傷亡」

    這家伙不帶部下,獨自來到荒野。腰間別著一本厚厚的書,紅蓮之瞳將其取下,翻開來給我看。

    看到他展示的情報量,我啞然無語,這作業量也太離譜了吧。

    「覺得不可能對吧?」

    說著,紅蓮之瞳嫣然一笑,神色有些疲憊。

    ……我都知道。

    動畫中紅蓮之瞳作為迷宮都市的公會會長,不眠不休地刺探巫妖軍情。大概是想盡可能收集情報,讓那些被自己親手送入地獄的冒險者負擔輕一些吧。

    僅憑迷宮都市就想挑戰三銃士的紅蓮之瞳,也許是S級冒險者的自信吧,但你將會敗北。

    讓他認清現實就可以了?

    不可能呢,對已經做好覺悟的人,又怎能去貶低他呢。

    「我覺得不行哩,獨自背負一切…….都沒好好睡覺吧」

    「這是我挑起的戰爭,早已做好了覺悟」

    年紀輕輕便登上冒險者公會的頂點,想必肩負著莫大的責任吧。說不定也像這次一樣,完成了許多難如登天的計劃。

    「紅蓮之瞳,你有何目的。為何要與三銃士戰斗,又為何隱瞞情報?」

    「我的目的非常簡單」

    溫文爾雅的男子,看不出別有居心,實際上也是如此吧。

    動畫里,在三銃士德萊瓦克的回憶中被評價為最強的男人。遺憾的是,動畫重點放在了修耶與雜魚僵尸的戰斗,不知道他是如何敗北的。但根據德萊瓦克的回憶,如果紅蓮之瞳還有剩余體力,輸的也許就是他了。

    「阻止戰爭。只要打倒多斯托爾的三銃士之一,戰爭就不會爆發」

    「……」

    「一旦三銃士潛伏在南方的消息擴散開來,萬事休矣。以四大同盟的盟主達瑞斯為首,勢必會立即挑起戰爭。屆時,誰都無法阻止」

    「……是啊」

    「正因如此,只有在迷宮都市解決掉,不能讓任何人發現真相」

    無言以對,這和我的想法如出一轍。同時也明白,他絲毫沒有打算在擊敗三銃士之后公開。一個人背負起一切……眼中沒有財富或名聲。

    「倒是斯羅·德寧格,可以說說你在上面看到了什么嗎」

    「三銃士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的真身是——無頭騎士。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是與眾不同的生物」

    「為何會知道我想問什么……可以告訴我嗎」

    「紅蓮之瞳,你想要怪物的情報吧,這我可以幫忙」

    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自己竟會說出這種話,相信一個之前未曾交談過男人。

    暗中為阻止戰爭而奔走,原來自己不是一個人,還是在戰爭爆發前的此時。

    「斯羅·德寧格,你究竟」

    「我說我會幫忙,為了打倒三銃士,盡情使用我的力量吧」

    「……你當真」

    我知道,這個男人已經做好了犧牲的覺悟。他很清楚接下來的發展,想要獨自肩負起一切。

    一旦知道是三銃士的差使,冒險者大概會跑個精光吧。三銃士都是不知敗北為何物的北方的超人,而且還是其中最棘手的……半人半魔亡靈,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

    紅蓮之瞳想要獨自面對啊暗之大精良派遣來的刺客。背負著一切挑戰三銃士,最后敗北的男人。

    「我自認有看人的眼光,但是,如果你知道我的傳聞,認為不值得信任也無妨」

    「……為何」

    「因為,我們的想法一致呀」

    紅蓮之瞳為阻止即將到來的紛爭積極備戰,那我又怎能不助其一臂之力呢。

    想要贏得這位孤獨英雄的全盤信任,坦白說很難。但暗中支援還是沒問題的,畢竟這是紅蓮之瞳集結冒險者之力想要打倒三銃士,并非冒險者的我明面上摻和進去,那就掃興了。

    「為防范于未然我才來到這座都市,只要能阻止三銃士,多斯托爾帝國就不得不改變統一南方的方針,因為他們很依靠三銃士的力量」

    再者,修耶也是看到紅蓮之瞳和火炎凈炎敗北才會失控。這是重要的決斷,即轉折點。于提高迷宮都市的勝率,具有重大的意義。

    「對方是三銃士,你覺得迷宮都市有勝算嗎」

    「沒有,這樣下去,你打造的迷宮都市一定會敗北。因為迷宮都市最強的你是在疲憊的狀態下迎戰」

    「那你又為何」

    「但是,如果有我幫忙就不一樣了。我來替你調查巫妖的怪物配置,這樣你就可以專心對付三銃士德萊瓦克·施泰貝爾特了吧」

    動畫中他為了盡可能控制冒險者的傷亡,不眠不休地收集情報,因此沒有在萬全狀態下迎擊三銃士。

    而且,他雖然知道三銃士怪物化了,潛入迷宮之后確認不出哪個是德萊瓦克,平白消耗了不少體力。

    這時,紅蓮之瞳揮了揮手,一只接近我身后的鬼影隨之倒下。似乎是一直伺機而動,我都沒察覺到。

    一瞬間變成戰斧的指環又恢復原狀。

    「我本以為無法在萬全狀態下與半人半魔的亡靈一戰。不過,斯羅·德寧格,你的實力似乎與我相近呢」

    「你相信了?」

    「我也是在形形色色的商人云集的自由聯邦中摸爬滾打過來的哩」

    南方冒險者公會,統率著數萬冒險者的領導人向我伸出手。

    ……他并非自信家,作為冒險者公會有史以來的天才,實力是貨真價實的。

    「紅蓮之瞳,我賭你會贏,為此將不惜余力」

    「斯羅·德寧格,我希望你能替我調查伊斯頓洛克山脈」

    「怪物調查的事交給我好了」

    就這樣——我與S級冒險者之一締結了協力關系。

    「同伴被僵尸咬了,誰能帶圣水過來!」

    「新來的冒險者嗎,圣水公會有無償分配!這里離第二支部不遠!」

    迷宮都市的冒險者并不知曉聚集到都市的僵尸有何目的,實際上,我也不知道三銃士為何會違背多斯托爾帝國的戰略,進攻迷宮都市。不過,至少清楚真正的敵人并非巫妖。

    話說,紅蓮之瞳的策略非常成功呢。通過支付參與都市防御的冒險者優渥的報酬,將其留在迷宮都市。

    荒野的全部迷宮都被封鎖,出現在迷宮都市的冒險者已經夠多的了,但還遠不止如此。

    「哥哥,那個人點了好多又不吃呢」

    「……別看了,會更餓的」

    「當上冒險者卻根本賺不到錢……僵尸又好可怕,還沒法進行新手冒險者培訓。錢只會越來越少」

    「沒辦法,光是回最近的都市珈藍也要花很大一筆錢!現在僵尸四處晃蕩,還需要護衛哩」

    「誒~!哥哥不是說成為冒險者就能吃到美味的飯食么,已經一天沒吃過東西了!」

    懷揣著夢想來到迷宮都市的萌新,但是現狀對他們來說太殘酷了。

    眼下迷宮被封鎖,嚴格限制出入。都市防御對他們這些新人來說又過于兇險,要他們去對付僵尸……著實有些強人所難了。而且也不可能有老好人去幫忙這些沒有隊伍的冒險者,雖然冒險者公會有為這些連‘新手’都算不上的冒險者提供金錢補貼,但那意味著被貼上失格的烙印。

    「不介意的話請吃吧」

    「呃???可以嗎???」

    「我沒有食欲,盡管吃吧」

    「謝,謝謝您!」

    「哥,哥哥,可以全部吃光嗎?」

    即使成為冒險者,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自立。運氣不好在新手迷宮掛掉的大有人在,也有的因為害怕怪物而放棄成為冒險者。

    迷宮都市并非起點,當你親眼看到迷宮的漆黑入口,決定進不進才是真正的開始。

    「對了,這錢也給你吧,給弟弟買好多好多美味的食物吧」

    「……謝謝您!」

    「不客氣呢,反正我最近沒什么食欲,不吃也是浪費,你能幫忙吃完就最好啦」

    這是幫助公會會長的報酬,金額應該夠兄弟倆在都市生活幾個月的了。而在物價高昂的迷宮都市能過活幾個月,意味著在別的都市能用半年。

    話說,冒險者起步也是不盡相同呢。有樂觀的,有充滿自信的。據說邀請修耶入隊的【冥土之赤】隊長火炎凈炎,一上來就能斬殺豬頭人了。

    「那么,回去洗洗睡吧」

    知曉了紅蓮之瞳的覺悟,可沒法暢快的進食呢。

    自接受公會會長的委托數日來,我過著晝夜顛倒的生活。

    晚上到荒野收集情報,?;す岬淖ㄒ抵霸?。動畫中紅蓮之瞳的任務歸到了我身上。

    「出售撕裂黑暗的魔劍!先到先得!」

    「提供迷宮都市的隱藏商店也行,來個人和我組隊吧???」

    「現在價格有優惠喔,【護送船團】的半價就可以了!」

    不過,我的生活方式變化根本不值一提。

    問題是修耶那家伙,我們抵達迷宮都市當天晚上,他整夜沒有回來。迷宮都市的外圍有些臨時據點,住宿機制也相當完備。一天還好,最近是連夜未歸。艾莉西亞和夏洛特等到半夜就是想勸他一起去避難……結果吃了閉門羹。

    勸說的事眼下還是交給艾莉西亞和夏洛特好了,我的話估計他也不可能聽得進去。

    「呼哇~,旅館還是那么破呢」

    嘎吱的,大門發出刺耳的聲音。

    的確,誰也不可能想到大國沙奇斯塔的公主會住在這里。

    「……話說,她們兩個在做什么呢?」

    貫通我們房間的大洞。

    坐在梆硬的椅子上,夏洛特看著桌子對面艾莉西亞的手心,兩個人有說有笑。

    「是書信啦,上面寫著快回去了讓他們不要擔心」

    「還沒寫喔……」

    「真啰嗦,我是不知道怎么寫好啦!」

    「……從這里寄信要很久哩」

    「知道了啦,所以明天準備讓前往別的都市避難的商人幫忙捎帶」

    艾莉西亞是私自離開克魯蘇魔法學園,跑到迷宮都市來的。這已經不是調皮了,坦白說腦子有坑,世上有哪個公主殿下會傻傻的往危險地帶沖啊,但是估計會被揍還是不說出來了。

    「艾莉西亞公主……我覺得和朋友一起旅行這理由……行不通喲」

    「咦,為什么?」

    「如果問到是哪個朋友,到時您敢說是和紐凱倫先生一起么?」

    艾莉西亞雙手抱胸,作思索狀。

    「……不行呢,唉,這個也行不通」

    「不如這樣吧,就說是到自由聯邦的卡基諾(Casino賭城)玩了!這個怎樣,照您的性格,應該能蒙混過去」

    「……這話什么意思嘛。不過倒是個好主意,你真是個小機靈鬼呢,夏洛特小姐。只是,徹頭徹尾的謊言真的好么」

    「我覺得可以,每次向公爵大人匯報斯羅少爺在克魯蘇魔法學園的生活實態——可費勁了」

    夏洛特與艾莉西亞說著悄悄話,看起來很歡樂。

    說來,夏洛特需要將我的情況逐一報告給公爵家呢。

    「對了,你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老是天亮才回來,還累成那樣子」

    「……受紅蓮之瞳之托辦點事情」

    「誒誒誒誒誒誒誒!斯,斯羅少爺,他是個什么樣的人?。??」

    「很善良的家伙,也了解到他的想法。雖然沒法多說,總之我現在在協助他」

    他關注著世界的局勢,想必也隱約察覺到,一旦爆發戰爭,是不可能戰勝帝國的。在真相無法公開的情況下,他選擇了獨自背負一切而戰。認為敵人只有三銃士之一的話,自己是有勝算的。

    「話說修耶那邊如何了?說服他了么?」

    啊,糟糕,踩雷了。

    陰暗的氣息彌漫開來,艾莉西亞趴到了桌上?!蠢聰嗟本諫?。

    「艾莉西亞,你還好吧?」

    「一點都不好,那家伙真是笨到家了」

    「果然啊……」

    果真不出所料,畢竟動畫中修耶就是懷著與巫妖決一死戰的意志參戰的。

    「我這次真是沒辦法了,沒想到他竟然這么固執。都怪那些叫【冥土之赤】的冒險者,一句有趣就把他給勾走了。那家伙明明沒有當冒險者的資質……那個冒險者隊長似乎很有名,究竟是看中修耶哪一點……」

    「……天曉得,大概是冒險者的共鳴吧。不過艾莉西亞,你也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了喔」

    「知道啦,到決戰時他估計才能冷靜下來吧」

    「如果是就好了……」

    遺憾的是,艾莉西亞的愿望沒能實現。

    修耶與【冥土之赤】一同參加對巫妖的戰斗,最后是迷宮都市輸了。都市有眾多的冒險者,傳說中的S級英雄也在,所有人都以為勝券在握。但我知道,最終還是輸了。

    看到尊敬的人在眼前死去——修耶失控,被火之大精靈奪舍。

    晝夜顛倒的生活。

    「今天也好累,話說公會職員的怪物知識很是豐富呢」

    太陽懸掛空中時,由冒險者抵御僵尸。夕陽西下之后,隨著僵尸撤退冒險者也返回都市,我便帶著公會職員進入荒野。

    其實白天來也行,只不過夜間僵尸的行動會變得遲鈍。而且,白天來還會把其它迷宮的怪物吸引過來。

    「今天肚子也不餓呢」

    雖然紅蓮之瞳給了不少報酬,卻無處可花。我并沒有告訴艾莉西亞和夏洛特這份工作很危險,所以掏出來估計會嚇到她們。

    「……這聲音是」

    爽朗的笑聲,曾在哪聽過,似乎很愉快,態度非常臭屁的長發男。

    火炎凈炎率領的【冥土之赤】,眼下在迷宮都市的隊伍中排行前十。說是靠迷宮都市養大的,所以無償參與都市防御,這種奉獻精神真叫人佩服。

    ——假如修耶不在里面的話。

    「薩德哥,我比昨天更能打了吧!」

    「修耶,你出奇的能看清戰場呢。真叫人驚訝,和我發跡前一樣厲害,對你刮目相看了」

    「騙誰呢,比你之前冷靜多了好吧!即使被僵尸長包圍也能冷靜應對,明明說過沒怎么闖過迷宮,我算是明白隊長為何會邀請你了!」

    「娜莉塔小姐,我有這么厲害么!」

    「就是呀,干脆留在這,甭回達瑞斯了!領地那邊讓兄弟繼承好了???修耶弟弟很適合當冒險者呢!」

    ……不由得躲進胡同里。

    那個混蛋樂呵呵的,也不知道這邊有多辛苦……。

    和他一起的是【冥土之赤】的薩德和娜莉塔,似乎正結束都市防御任務。

    「不過,你不用去避難嗎?按你的等級,我建議還是去避難為好……」

    「用不著,我不想獨自逃跑!」

    「說得好修耶,男子漢大丈夫就該如此!」

    ……那個混蛋,逃跑是幾個意思,知道一直支付住宿費的艾莉西亞的心情嗎??吹剿源嗣環判納稀揮傻蒙匣?。

    于是,我走出胡同攔住他們。

    「喂,修耶,你玩得很開心呢」

    「德寧格……有事嗎」

    「你小子誰啊……沒看到我們是誰嗎?喂,似乎在哪見過呢……啊~是之前的」

    「修耶,艾莉西亞和夏洛特不是叫你去避難了么」

    「德寧格,這跟你無關。我們走吧」

    「不管他嗎修耶,完全是在找茬吧」

    薩德使了使眼色。

    很少有人會去挑釁A級冒險者,但我無視了薩德,對修耶說話。然而,他想要直接離開。

    「修耶,你要逃走嗎——」

    「……!」

    「冒險者過家家很好玩吧」

    「德寧格,你說什么」

    估計用刺激他的言辭,順便諷刺了其他冒險者,但我不會停下。薩德明顯不快,真是個低沸點的男人。

    「我說冒險者過家家很愉快吧」

    「德寧格,我在拼命?;ふ庾際?。外面不只有巫妖指使的怪物,其它迷宮的怪物也跑了出來。我要為迷宮都市戰斗到最后一刻」

    「你可是貴族吧,該?;さ牟揮κ譴鍶鶿溝陌儺章稹?br />
    「……那你在干什么,這里是冒險者之都,不是冒險者的你快滾出去啦」

    我這幾天啊……可是過著晝夜顛倒的生活……幫助紅蓮之瞳收集情報哩。

    「聽清楚了,德寧格。我已經變強了,和你這種家世顯赫,擁有魔法才能的精英不一樣」

    「哦,原來你認為我是天生的精英啊。那今天本精英大人就告訴你,修耶,你那里變強了。得到奇怪的力量,嘚瑟起來的你要如何對抗巫妖的大軍。今天不也是被他們兩個?;ぷ怕稹?br />
    「德寧格,你說什么?」

    「我說你被人?;ぷ?,就像那時候一樣」

    「……你成功激怒我了」

    似乎被我的話給激怒了,修耶鑲嵌在手套里的水晶球發出光芒。

    借用艾爾綴德的力量,急速成長的修耶·紐凱倫。這會兒說不定艾爾綴德正在和他說話呢,有點好奇那只狡猾的老狐貍是如何說我的。

    「我并不是小白……」

    「在克魯蘇魔法學園時不就默默無聞嗎,你心里就沒點B數」

    「住口……」

    「話說這種低級魔法你也敢向我挑戰?」

    呼應修耶的意志,空中浮現許多火球。能夠控制如此多的數量,的確可以說有所成長。然而這并非他自身的實力,而是火之大精靈的力量。

    「我一直都看你不順眼,德寧格」

    「真巧呢,我也贊成。那么,要和我打一場嗎?」

    「德寧格,我已經改變了」

    「確實,之前可沒戴著這種土了吧嘰的手套,你這人真的超遜的啦」

    「!」

    你能和我在荒野遇到的巫妖戰到何種程度?在休杰克連魯尼的腳跟都摸不到,變強不過是你的錯覺罷了。

    ——所以,我必須滋醒你。

    「德寧格!」

    修耶踏出一步。

    突然,空中出現火球并襲向我。一、二、三、四,數量不斷增加,這是他的得意技能,但是在擊中我之前全部都消失了。動搖彌漫開來,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干架在迷宮都市早已是家常便飯,成為一種娛樂。

    「……什」

    「看你這表情,是不清楚自己的魔法為何會消失呢?!庋?,如果半吊子的你乖乖離開迷宮都市避難,我就告訴你」

    比方才更大的火球于頭頂出現。

    外形很有沖擊力,吃瓜群眾也發出贊嘆聲。加上其中一方是【冥土之赤】火炎凈炎看中的新人,所有人都對他的實力饒有興趣。然而,這種程度還遠遠不夠,連閃光彈都算不上。只是掌握了引出火之大精靈力量的技巧,是不可能打到我的。連之前遇到的諾菲絲和塞皮斯的腳后跟都比不上,因此——

    「修耶,用Blade吧」

    「薩德,別犯傻,沒有隊長的允許不可以使用Blade的!」

    「你傻啊,他要是輸了不就砸了我們招牌嗎,教訓一下那邊的小鬼」

    Blade……即魔法使專用劍。

    雖然在魔法使中很是受歡迎,但價格也不菲。喂修耶,你那充滿自信的表情算什么。

    「看吧德寧格……我已經改變了」

    「的確,看來是得到了相當危險的伙伴呢。不過像你這種不成熟的人加入隊伍,只會給人添麻煩吧」

    看我不滋醒你。

    你現在根本看不清自己,丟下陪著你來到這里的艾莉西亞,和這幫沒有任何瓜葛的人混在一起?!閼庋岷λ浪塹?,修耶。被火之大精靈操縱,用伙伴送你的Blade殺死了他們,而當你想起一切時,已經被達瑞斯的女王陛下推為悲劇的英雄。

    所以我要擊潰你,為此當壞人也無妨。你并沒有意識到,這之后可是戰爭喔?

    ●

    斯羅·德寧格接下了修耶的挑戰。

    「喂,那個小鬼做了什么!」

    「用風魔法抵消了,這技術可了不得。如果不了解那個紅發的力量是不可能辦到的」

    干架在迷宮都市不過是家常便飯,但如此一面倒還是挺少見的。Blade被無形的墻壁擋住,紅發少年冒險者修耶的攻擊完全打不中。

    「……!」

    「…………!」

    ——兩個人似乎在交談著什么,但周圍人聽不到。

    聽到黑發少年斯羅的話,修耶似乎很是驚訝并拉開距離,然而沒有人知道詳細情況。

    戰斗時間不長,修耶已經露出疲色,二人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層次。

    「那是詠唱的簡略化!擁有向【冥土之赤】叫板的實力耶!」

    「薩德你瞧,那邊的紅發小子似乎撐不住了,你要不要上場呢?」

    那之后修耶的樣子明顯不對勁,和斯羅拉開距離,似乎很害怕靠近他。

    戰斗僵持著,斯羅沒有主動攻擊修耶,從一開始就專心防守。相比實力不濟的修耶,明顯游刃有余。

    圍觀的群眾開始喝倒彩,就連公會職員也在其中。

    事情鬧大的話會影響到【冥土之赤】在迷宮都市的評價,娜莉塔對此心急如焚。要是被隊長看到的話,事情就大條了。

    「薩德!我們隊伍禁止動真火的干架,隊長會生氣的,還是阻止他們吧!」

    「安靜看著,娜莉塔!只要修耶贏了不就行!」

    「可是修耶自從交談之后樣子就不對勁,看起來猶豫不決!……啊~!看不下去了,這根本就是虐菜嘛!」

    「修耶是不可能認輸的……這是他的戰斗。達瑞斯的貴族專程來到迷宮都市,說是要變強,這和我們以前很相似吧!他已經做好了相應的覺悟!」

    【冥土之赤】的副隊長薩德心里清楚,實力相差太大了,修耶是不可能戰勝那個少年的。

    黑發少年似乎起了玩心,放出土人偶,將修耶玩弄于股掌之上。

    薩德親眼目睹了騎士國家的多重魔法使,其實力是貨真價實的。

    ——換做是我,能夠擊敗他嗎。

    「——那小鬼太過火了,再繼續下去我們【冥土之赤】的臉面就丟盡了」

    但是,有人死死抓住薩德的肩膀,手指都嵌了進去。

    「誰?。??疼死老子了!」

    他憤怒地回過頭,在那里的是——

    「少瞧不起人了!你一直都是這樣,鼻孔看人——!」

    「那不是理所當然嗎,我和克魯蘇魔法學園那幫人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所以說這就是鼻孔看人??!」

    紅發少年并無才能,卻是個勤奮的努力家。

    這種‘我們’早已忘卻的熱情,看著他才憶起那早已拋之腦后——想要變強的意志,所以才會邀請初出茅廬的他加入隊伍。

    「隊長,對不起,怪我和薩德沒有看好」

    「是我把他拉進隊伍的」

    男子靠近戰斗的二人,拿出背后的大劍一揮,斯羅制作的跳舞人偶瞬間灰飛煙滅。

    「還想繼續的話,我來奉陪」

    男子深深嘆了口氣,凌亂的氣氛頓時沉寂。氣勢和其他冒險者不太一樣,散發著強者的氣息。

    迷宮都市屈指可數的強者,被稱為紅蓮之瞳左膀右臂的特A級冒險者火炎凈炎,他的介入令所有人鴉雀無聲。

    「修耶,你似乎鬧出不小的動靜呢。先退下吧,后面的交給我處理」

    「……是」

    修耶心有不甘,最不想讓火炎凈炎看到自己丟人的樣子。加入他的隊伍,決定留在迷宮都市,都是因為憧憬著他。

    黑發少年斯羅對闖入二人戰斗的男子說道。

    「【冥土之赤】是不是缺人手呀,連這種雜魚都要」

    「既然背負著隊伍的招牌,以牙還牙是情理,不過公會會長說過你是協助者之一」

    「哦……冒險者的英雄口風不怎么緊呢」

    「但我得問問你,為何欺負我們隊員。哪里惹你不快了?他是有才能的,盡管還無人發現」

    承受著周圍人的視線,斯羅苦澀地蹙眉。

    「……你說他有才能?丑話先說在前頭,后悔的將是你們」

    ——沒有人知道,接下來爆發的戰爭中,修耶將會失控并毀滅迷宮都市。

    ●

    接下干架,然后在眾人面前被狠狠修理一頓。

    唉~~,我干嘛這么沖動啦。德寧格是滅龍魔導士,雖然知道沒有勝算還是血氣上頭……。不過,我在迷宮都市也是有所成長……吧?嗯,應該有。然而,還是一敗涂地。

    渾身的關節都好痛,本來就遍體鱗傷,還日夜反擊企圖進入迷宮都市的僵尸?;煸諉跋照叩敝姓蕉紛勻換崾萇?,但這份痛楚不同,是心靈的傷痛。

    真是糟糕透了,給【冥土之赤】抹黑了。

    「唉~~~~~」

    「這口氣嘆得有夠長呢……可算找到你了」

    「……大叔」

    有人摸了摸我的腦袋,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

    「別在意,我以前也經常輸的」

    有名的高級冒險者。

    自巫妖襲擊數日后,和往常一樣獨自打僵尸時對方過來搭話,之后就一直受對方關照。

    背后的火焰劍為標志,佩戴紅色吊飾的【冥土之赤】隊長,人望非常高,經常有許多冒險者追隨。而我卻給大叔的隊伍抹黑,輸給不是冒險者的魔法使,事情傳開后總是被人嘲笑。因為沒臉見他所以躲在這里……結果還是被找到了。

    「對不起,怪我輸了……」

    「好啦,作為冒險者這都是常有的事,大家很快就會忘記的?;八敵摶?,他是你的朋友嗎?」

    「……并不是」

    「我看也不像,不過你還真是被狠狠修理了一頓呢。他究竟是什么人?莫非就是傳言中的協助者豬豬俠?」

    「豬,豬豬俠?那是什么」

    「公會會長為決戰做準備,募集強者。據說其中一個叫豬豬俠的特別厲害……不過,那個少年看起來可一點都不像豬呢」

    「我想應該不是……」

    「也是,年紀實在太小了,應該是聽到風聲所以趕來的吧?;八敵摶?,他都和你說什么了?薩德和娜莉塔叫你用Blade時,你似乎相當猶豫」

    「……」

    說不出口,也不能說。在我準備沖上去時,水晶球讓我提高警惕。

    我自己最清楚,魔法是不可能突然變得拿手的。所以一直思考著,‘誰’‘給了我力量’。

    德寧格用無比認真的神情給予忠告,一定是知曉了我的秘密,所以才會那么動搖。

    「……看來是有難言之隱呢,修耶」

    「抱歉」

    「沒事,你是達瑞斯的貴族,和我們這些糙人不一樣,不想說就不說吧,自己慢慢想去。那么,我該走了,但修耶有一點你記好了」

    我的確變強了。

    橫穿休杰克,在迷宮都市打倒僵尸,運用魔法的能力有實實在在的提升。而且獲得了特別的力量,全是拜叫艾爾綴德的水晶球所賜。

    但是,我比誰都清楚這不對勁。說來,德寧格也提醒過,假如被問到渴望力量時要拒絕。他是不是想表達什么呢,畢竟對歷史非常熟悉。說不定隱約看穿了這份不可思議的力量,但為了?;っ怨際?,我離不開這個。

    「你身為貴族遲早要回達瑞斯,在這之前就和我們一起吧,你是我們的同伴」

    「……謝謝您」

    「我先回老地方,你調整好心情就過來吧,薩德和娜莉塔也很擔心你。記住,這是男子漢之間的約定!」

    「……是」

    高級冒險者盡是些孤僻的家伙,但大叔不一樣。他就是我的伯樂,教會我冒險者的生存方式,有時還傾聽我的煩惱。

    雖然艾莉西亞說冒險者都是些野蠻的家伙,但我覺得不盡然,希望她也能和冒險者好好溝通一下。不過她是王族來著,勉強不得。

    「……艾爾綴德,你說我真的擁有才能嗎。我之所以被看中會不會是因為你的力量呢?」

    【不!那個男人也說了吧,修耶,你擁有凝聚人心的力量】

    「……哪里有了,德寧格說得對,全靠你的力量,我一點都沒變」

    我的確變強了,但那不是我的實力。

    不用他說我也知道,全靠艾爾綴德的力量,所以被指摘出來時不由得惱羞成怒。因為他說的都是對的,所以我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正如他所說,這場戰斗與我無關,在不在都無所謂。但這里有將我視為同伴的人,這理由就足夠了。

    【修耶,你遲早會超越那個小鬼的】

    「我會超越德寧格?超越那個滅龍魔導士?我不信……」

    【相信自己,你很強。我知道你的強大之處,只不過并非肉眼可見的東西】

    「你憑什么如此肯定……」

    【我一直在觀察你,修耶,你是那種愿意為他人犧牲生命的人。不管是那時候,還是第一次聽到我的聲音時】

    「……第一次聽到你的聲音時?是啥時候來著……」

    【回想起來吧,然后強烈地祈愿,越強烈力量就越強大——】

    艾爾綴德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又是提供支援,又是擴展我的視野,我多次得到這份力量的幫助??墑?,有什么在燃燒?這是我的視野嗎?什么時候的?可以看到紐凱倫領地,荒蕪的故鄉。奇怪,怎么有綠蔭。等一下,這不會就是德寧格所說的奇怪的力量吧?!詹?,德寧格是怎么說的來著。

    「——啊啊?! ?br />
    奇,奇怪,腦袋暈乎乎的身體使不上勁。我想起來了,他讓我拒絕來著,但是漸漸連睜開眼睛都辦不到……。

    是誰?有人在搖晃我的身體,但是好難受。

    「修耶!可惡——火之大精靈!竟然給修耶洗腦了!」

    什么都無法思考了。

    ●

    「——給我滾出來,火之大精靈!」

    「……關鍵時刻給我出來搗亂,小鬼,你果然察覺到了」

    在我眼前倒下的修耶站了起來。

    聽不進艾莉西亞勸的笨蛋,我在克魯蘇魔法學園最好的吵架對象。但是,眼前的這家伙并不是我熟悉的修耶。

    「你什么時候發現老夫就是火之大精靈的?」

    而是被火之大精靈奪占了身體,從修耶口中傳出那家伙的聲音,聽著極其不快。

    「偉大的大精靈,火之大精靈竟然也會在意些許小事」

    「回答我,斯羅·德寧格。你有何目的,為何干涉老夫,為何在此時進行接觸。方才也是,故意擾亂修耶」

    聽到火之大精靈的話,我頓時怒不可遏。要不是這老混球——迷宮都市也不會毀滅。

    修耶,其實啊……你為?;っ怨際泄瘸槿』鷸缶櫚牧α俊峁Э亓?。

    「火之大精靈,我沒想和你廢話。光是上身就會給修耶帶來不小的負擔,但我警告你」

    「什么」

    「要是敢對修耶出手,我就宰了你」

    「哦,怎么辦到——」

    「憑你現在的實力,風之大精靈也能殺死你吧」

    「……真是狂妄的小鬼」

    說完,艾爾綴德似乎選擇了沉默。

    雖然是虛張聲勢,但它似乎也察覺到風之大精靈的存在……。

    「你要不要加入我們隊伍?。??敢和【冥土之赤】叫板已經夠格了!」

    「竟然逼火炎凈炎讓步了,干得漂亮!」

    我本打算在迷宮都市安安生生的,結果挑釁【冥土之赤】一事迅速流傳開來。似乎面對高級冒險者火炎凈炎絲毫不做讓步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不過,這事可不能讓艾莉西亞和夏洛特知道呢。她們在努力說服修耶,我這樣做無疑是火上澆油了吧。

    唉,搞砸了啦……?;八擋蝗俏業拇戇傘?。

    「……豬豬俠閣下,可否借一步說話」

    「我說過不要在街上和我說話吧」

    擦身而過之時,公會職員向我搭話。我不希望被冒險者看到與他們的接觸。

    在這里,想要和公會職員拉好關系套取利益的冒險者數不勝數。他們掌握著許多沒有公開的情報,比如賺錢的新怪物或新發掘的魔法道具。但是,紅蓮之瞳會嚴厲處罰那些泄露迷宮情報的職員。

    「您之前提到的席爾瓦,已經抵達工業都市珈藍——」

    「……」

    看來……決戰的演員到齊了呢。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www.yedya.com  

重要聲明:小說“轉生為豬公爵的我,這次要向你告白(轉生豬公爵,這次想說喜歡你)”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www.yedya.com
Copyright © 2008-2014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