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SPAN> font1 font2 font3

广西11选5怎么玩:再也不綁架了 第一卷 第六章 塵埃落定

    01

    夜幕降臨之前的關門海峽,山部勢司嘴角露出輕松的笑意,將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我?殺人?……高澤大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部譏諷地看著花園皋月,「大小姐,你究竟在開什么玩笑?」

    「哼,我才不會開玩笑呢。我在問你,是不是你殺了高澤?;卮鷂?,勢司?!?br />
    「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沒有辦法殺掉高澤大哥,這件事你應該最清楚?!?br />
    「哦,是嗎?……」花園皋月挑釁似的裝起了糊涂,「我不清楚啊,能不能解釋一下?」

    「剛才我也說過了!……你給我聽好了!」山部勢司豎起中指,一臉肅然地說,「今天凌晨三點鐘,我和你一起在關彥橋交接贖金,然后,兩個人問到花園家宅邸,和老大一起等繪里香小姐回來,就這么一直等到了天亮。然后,兩個人一起出了花園宅邸,在咖啡廳吃完早飯,來到花園組的事務所,然后,繪里香小姐打來緊急的電話?!?br />
    「確實是這樣,那是剛才渡過關門海峽時候的事情!……」花園皋月點頭說。

    「對啊,那時大哥的尸體,已經在『梵天丸』號漁船的儲藏室里了?;胬鏘閾〗惴⑾質宓氖奔?,據她說應該是上午十點過一點?!?br />
    「是啊,繪里香和翔太郎,都是這么說的!……」花園皋月點了點頭。

    「另外,凌晨三點鐘,我們交接贖金的時候,儲藏室里還沒有尸體,繪里香小姐也說得很明白?!?br />
    「是啊,這也沒有錯,不管怎么說,繪里香在交接完贖金后,自己進入了那間儲藏室里,當時,那里確實沒有尸體?!?br />
    「對啊,這么說來,大哥被害的時間,怎么算也是在凌晨三點到上午十點鐘之間了。實際的殺人現場是下關還是門司港,這個不清楚;但是,就算假定殺人現場是門司港,殺人也需要花上十到二十分鐘左右吧?但是,我卻連十分鐘左右的時間都沒有?!股講渴撲鏡靡庋笱蟮廝?。

    「怎么樣?凌晨三點到上午十點之前,我離開過大小姐有十分鐘嗎?……應該沒有,我一直和你在一起。不只是和你,坐車的時候,黑白無常騎著摩托車,跟在咱們后面,在花園宅邸的時候,老大和平戶修平也在一塊,我說得有錯嗎?」

    「嗯,沒錯,確實如你所說?!?br />
    「那么,你為什么說我有嫌疑?我根本沒有機會下手??!……別說殺人,就是連接近『梵天丸』號打漁曬網船的空當時間也沒有?!?br />
    「對,也就是說,這就是你不在現場的證據了?你大概特別特別想這么說吧!……」花園皋月一臉幸災樂禍的模樣,「但是,你強調不在現場的話,反而會招致懷疑,所以,你雖然有完美的證據,證明自己不在現場,但是,你卻故意不說出口,這種做法確實相當聰明。不愧是山部勢司??!……」

    「別逗我,我說的可都是事實??!……」山部勢司極力聲辯。

    「是啊,你說的的確都是事實,你要愿意的話,我都可以為你作證了?!夠ㄔ案拊慮崆嵋恍?,抿嘴低聲說,「不過嘛,繪里香和翔太郎說的,真的是事實嗎?」

    「什么?……」山部勢司的表情,一瞬間地,明顯抽搐了一下?;ㄔ案拊孿嘈拋約旱耐評硎欽肺尬蟮?。

    「關于昨天晚上交接贖金的時間和地點,他們兩個人應該是這樣對我說的……」花園皋月得意地說,「首先是凌晨兩點半,繪里香和翔太郎乘坐甲本駕駛的『梵天丸』,離開了壇之浦的碼頭,凌晨兩點五十分,到達了關彥橋,收到贖金的時間是凌晨三點五分,接著在凌晨三點半,回到壇之浦的碼頭,沒錯吧?」

    「是啊,兩個人確實是這么說的,這又怎么了?」

    「你不覺得奇怪嗎?從壇之浦的碼頭到達關彥橋,需要二十分鐘,但是,回程卻花了二十五分鐘,結果就是,回去的時候,卻多花了五分鐘!……」

    「多花了五分鐘……」山部勢司聳了聳肩,打斷了花園皋月的話,「區區五分鐘又能干什么?這也實在太正常了,有什么好奇怪的?……『梵天丸』并沒布按照陸地上的限定速度來開,他們在海上,來來回回的路線,多少會有點不一樣,船的速度也不是固定的,所以,去程和回程的時間,當然不會完全一樣。僅錯五分鐘時間,這屬于誤差范圍內吧?……」

    「我一開始也是這樣想的,但是,當我在意識到一件事情之后,想法便立即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夠ㄔ案拊灤Φ妹濟涑閃艘還承略?,「確實只有五分鐘,但是,回程卻比去程多花了五分鐘,這一點無法忽視?!?br />
    「你在說什么,我完全不懂你的意思!……」山部勢司一陣彷徨。

    「那我就說一點,你能夠聽明白的吧,看看那邊,勢司!……」花園皋月站在「梵天丸」的甲板上,一邊將手指向大海。皋月的手指指向海峽對岸的下關方向,那里正好是「壇之浦」一帶。

    「那邊能夠看到,一塊巨大的電子顯示屏幕是吧,你知道那個是什么意思嗎?」

    「哦,我知道,那塊電子屏幕顯示的,是關門海峽的潮流?!?br />
    「你去交接贖金的路上,應該從車內看到過,那塊電子顯示屏幕吧?」

    「這個嘛,我想應該是看過……」山部勢司猶豫了片刻,「但是,我記不太清楚了?!?br />
    「是嗎,算了,可以理解!……因為你根本沒有必要,去牢牢地記住這個信息,可惜的是,我卻記得。電子屏幕上顯示的是『E』、『3』,然后還是一個朝上的箭頭『↑』,意思是說,海水的流向是東,速度為三海里,而且,這一速度還將繼續上升?!?br />
    「那又如何?」山部勢司有些不安地皺緊了眉頭。

    「你給我聽好了,勢司先生!……」花園皋月強勢地斷喝一聲,「我是在凌晨兩點過一些的時候,看到這個電子顯示屏幕的,這就是說:繪里香他們的船,在凌晨三點前后穿過海峽時,海水正以超過三海里的速度,唰啦啦……唰啦啦地一路向東流去,向東!……向東!……日夜不停地向東流!……嘩啦啦地大海喲,日夜不停地向東流!……也就是說,海水是由彥島流向壇之浦去了?!?br />
    「呃!……」山部勢司似乎終于意識到,花園皋月說的事情的重要性了,不由自主地發出了聲音。

    「看來你已經意識到了啊,勢司,是不是很奇怪?海水由彥島流向壇之浦,這樣的話,開船從壇之浦去彥島的時候,船就是逆流而行的,速度也會變慢,反過來由彥島開到壇之浦的話,因為是順流,速度也會相應提高。按照常理是這樣的?!夠ㄔ案拊鹵鵒聳直?,笑著說,「然而,昨天晚上的『梵天丸』號又是如何?情形卻完全相反!……去彥島的時候比較快,回壇之浦時比較慢。實際上,回程就算快五分鐘也很正常,結果不但沒有快,反而多花了五分鐘時間。這究競是怎么回事?」

    「這個嘛?……這個……唉呀!……唉呀呀!……」山部勢司頓時無言以對,急得抓耳撓腮窮蹦達。

    花園皋月又豎起了一根手指頭,在嘴里含著,繼續說道:「根據這一點,我們就只能得到一個答案——唯一的、亙古不變的那個真正的答案!……那就是繪里香他們,乘坐『梵天丸』往返于關彥橋和壇之浦之間,海峽的海水流向西邊,所以,去彥島的時候船比較快,而返壇之浦的時候,漁船走的就比較慢了。翔太郎的話,也證實了這一點,據他所說,昨天晚上,梵天丸前往關彥橋的時候,水面上沒有波浪,那只船淄溜溜地,很快便開到了地方。相反,在返回壇之浦的時候,路上幾次騰起波浪,這說明回程的『梵天丸』號是逆流而行的。沒錯,海水的流向是朝西的?!?br />
    「怎……怎么可能!電子屏幕上顯示的流向是東的??!……」山部勢司一聽就急了,不但抓耳撓腮窮蹦達,滿屋子扯著嗓子瞎嚷嚷,翻跟頭二踢腳,擺出一副大眼瞪小眼的不服氣的模樣,「這樣的話,水流不可能是向西的,電子屏幕怎么可能弄錯?!?br />
    「當然,電子顯示屏幕顯示的是正確的,但是,水流確實向西了?!?br />
    「自相矛盾啊,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股講渴撲玖氯?,頭搖得撥浪鼓似的,在地上連折十幾個跟頭,氣得抓耳撓腮蹦天索地。

    「不,這并不矛盾?!夠ㄔ案拊祿夯旱匾×艘⊥?,語重心長地說,「海峽的水流走向,受潮漲潮落的影響,會發生緩慢的變化:既有向西去的時間段,也有向東的時間段。向東流了一段時間之后,水流也會『卡嚓』一拐彎,又嘩啦啦地向西流去。也就是說海水的流向,和電子顯示屏幕顯示的數字,并不完全相符,這也意味著兩者所指的時間段不同?!?br />
    「……什么意思?」山部勢司睜大了眼睛。

    「這很簡單,總之,繪里香他們從壇之浦的藏身處出發時,不是凌晨兩點半,躲在關彥橋的正下方時,也不是在凌晨三點鐘,回到壇之浦的時間,也不是在凌晨三點半,就是這么回事?!?br />
    「我還是不懂??!……」山部勢司搖頭晃腦,兩只手在腮邊劇烈地左右擺動著,嘿嘿暗笑,「難道繪里香小姐看錯時間了?」

    花園皋月搖了搖頭:「繪里香沒有看錯,錯的是時鐘?!?br />
    02

    「什么???……你把時鐘給撥快了!……」

    山部勢司的房間里,聽到甲本一樹說出的真相,樽井翔太郎突然狂叫起來。

    「是呀,我把時間調快了三個小時,是山部先生讓我這么干的!……」

    甲本一樹保持著粽子的狀態,繼續招供。

    「家里的時間,不用說,我也全部調快了,翔太郎和繪里香的手表,我也都給悄悄地調快了?!辜妝疽皇韉靡獾廝?,「在出門去關彥橋之前,趁你們打盹的時候弄的,你們完全沒有注意到?!?br />
    「怎么會!……可是,我們的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呢,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上,也能夠看到時間??!……」

    「繪里香小姐的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一直是關機的,所以,沒有問題;關于翔太郎你的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就被我從口袋里拿出來,偷偷地藏起來了?!?br />
    「哦,這么說來……」樽井翔太郎咕噥了一句。

    昨天晚上,準備在關彥橋下面,用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樽井翔太郎發現,自己的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沒有在口袋里放著。當時樽井翔太洋以為,是自己忘記帶著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了,不料,原來自己的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不是忘掉了,而是被甲本一樹有意藏起來的。

    「這樣的話,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的事情?」樽井翔太郎震驚地問。

    于是,甲本一樹解釋了交接贖金當晚的事情。

    「約定的時間是凌晨三點鐘,為了準時到達,我開著『梵天丸』,在凌晨兩點半的時候,帶著你和繪里香,就離開了壇之浦的碼頭。你們可能是這么覺得的,其實不是這樣子的喲!……我們出發的時間,其實要比這要快三小時,也就是晚上十一點半鐘?!辜妝疽皇骼湫χ?,「可是,翔太郎和繪里香,卻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不過,這也很正常嘛,眼前看到的時間,全都快了三小時,顯示的是凌晨兩點半坐船的時候,又沒有機會看表,走在街上的時候,晚上十一點半和凌晨兩點半的人流量和車流量,自然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在海上卻不會發現。你們兩個看著嚴流島,還開心地歡呼起來了呢?!?br />
    「呃!……」樽井翔太郎一臉沮喪地答應著。

    確實,樽井翔太郎是第一次從海面上眺望夜景,自然無法從周圍的景色變化中,來準確把握住時間。

    「『梵天丸』號在晚上十一點半出發,晚上十一點五十分到達關彥橋。你們便下了船,將留言貼在了橋的欄桿上,從那里放下一根釣魚線,然后又回到船上,在橋的正方等著。沒過多久,也就是凌晨零點五分——你們的手表上,顯示的則是凌晨三點五分,橋上『颼……撲通』掉下一個公文包。你以為橋上的人是花園皋月,她按照留言的指示,颼地扔下了公文包,其實不是這樣的!因為時間不對,所以,那時候在橋上朝下亂扔東西的家伙,自然不是花園皋月?!?br />
    確實,如果是凌晨十二點左右的時候,花園皋月還貓在門司港的家中呢。

    「可是,那個人如果不是皋月的話,那么,是哪路神仙從橋上『颼……撲通』,朝水里扔下了公文包,到底是誰在橋上?」

    「當然是山部勢司了!……」甲本一樹得意地拍著手哈哈笑著說,「山部先生從橋上『颼……撲通』扔下的公文包,你和繪里香都以為,是花園皋月扔下來的?!?br />
    「可是,包里的千千萬元是什么?那三千萬不是花園組的老大準備好,讓皋與小姐帶來的嗎?」

    「不是的,那不是真的三千萬日圓,里面裝的全部都是假鈔?!?br />
    「假鈔?!……」樽井翔太郎頓時激動不已,又發瘋一般亂叫起來,「汪!……汪汪!……汪汪汪!……你撒謊!……你撒謊!……說什么是假鈔,到底是在哪兒弄來的?……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這個嘛,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從哪兒找來的吧?!辜妝疽皇韃源隙?,撲簌簌地左右搖晃著,「總之,山部勢司將一堆假錢,偷偷地裝進了公文包里,凌晨零點五分的時候,他站在關彥橋上面,把那只包兒『颼……撲通』一下子扔進了海里。而且,你和繪里香拿到手后,完全沒有注意到,那里面裝的都是假鈔飄。這也很正常,那些假鈔,連我都沒有看出來,和真正的票子有什么區別,船上光線很暗,根本看不出來是假鈔。首先,-般人不會想到,面前會出現那么多的假鈔??!……」

    一點沒錯,樽井翔太郎在打開公文包,查看里面的錢的時候,只顧著數票子了,完全都沒有想到,這些錢全部都是假的。當時,甲本一樹和翔太郎他們一起歡呼,那也全是裝出來的!他拿的明明是假鈔票,卻演得跟得了真錢似的。

    「關彥橋的交易結束以后,『梵天丸』在凌晨十二點半回到了壇之浦。你們的手表上,顯示的是凌晨三點半,我就裝成要和你們分享喜悅,拉你們來乾杯,然后,就讓你們喝下了放了安眠藥的烏龍茶?!辜妝疽皇饜χ?,「果然不出所料,你們一會兒就撲騰栽倒,呼嚕嚕地睡著了,等你們睡著以后,我就把調快了的手表,全都給調回來了?!?br />
    「這也是山部勢司的命令,對吧?」花園繪里香激動地問。

    「是呀,全是那家伙指使的?!辜妝疽皇韉靡獾氐懔說閫?,兩手一拍笑著說,「唉呀,你們猜得可真正點!……」

    「可是,我還是不明白,山部勢司那小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為什么他要搞這種貌似不在場證據的把戲?……」

    樽井翔太郎話一出口,腦袋上立即遭了劈雷,「唰唧」一道亮光,罩住了他的天靈蓋,「喀嚓嚓」一聲,雷鳴電閃,火光迸射,腦袋登時豁然開朗。激動的翔太郎當時就掄拳了兩個巴掌,「叭唧」一拍,不由得四腳亂蹬,血壓暴躥,嗚嗚呀呀地大叫起來。

    「噢.對了!……他想把高澤先生給『卡嚓』咯!……」

    如果這是不在現場的證據的話,那么,動機就只能是這個了!

    03

    花園皋月亭亭卓立在「梵天丸」的甲扳上,用下巴指了指狹小的駕駛座。

    「你知道嗎?勢司,梵天丸的駕駛座上,也有一個小時鐘,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鐘,也被調快了三小時,看到這個之后,我就確信無疑了。昨天晚上的一連串事件,就是制造不在場證據的經典手法?!?br />
    山部勢司頓時吃了一驚,瞬間又將視線投向駕駛座;然而,山部并沒有輕率地沖向駕駛座上。他似乎在憑藉著自己的意志力,來極力控制住自己的行動。

    我的姨姥姥喲,這小子不愧是山部勢司,他可不是那種輕易暴露出自己破綻的人??!……

    「你命令甲本一樹,將所有的鐘表都調快了三個小時,目的當然是用來謀殺高澤裕也咯?!夠ㄔ案拊鋁榕謁頻乃檔?。

    「昨天晚上,高澤裕也那小子失蹤了。其實,他是被你悄悄綁架了。至于是讓他聞了麻醉藥,『咕咚』一聲變白癡了;還是你掄棍子照他的腦袋頂上,『啪嚓』一下子把他打顛倒了,這我就管不著了。總之,你將失去知覺的高澤裕也,悄悄地帶到了車上,然后在半夜十二點左右,來到了關彥橋。橋下的繪里香他們,以為當時已經是凌晨三點鐘了。于是,你將公文包從橋上扔了下來,只不過,里面裝的是假鈔——就是你殺了竹村謙二郎,順手搶來的假鈔;但是,可憐的繪里香他們,卻以為那是真錢呢。你干完這些以后,終于開始干正事了?!?br />
    花園皋月說到這里,想到妹妹可憐巴巴地受騙,還被人利用,頓時心如刀切,嗚嗚哇哇地捂著臉大哭號啕起來。

    「喂喂喂,大小姐,你在說什么呢,我根本聽不懂?!股講渴撲炯ざ蚍值叵谷氯?。

    「得了吧,你小子給我閉嘴,什么也別說了,好好給我站那里聽著就行,時間足夠了?!?br />
    花園皋月啐了一口吐沫,照山部勢司猛楔一拳。然后,她調整了一下呼吸,整了整頭發,把衣領子又按平了,「哦……嗨!」「哦……嗨!」咳嗽了兩聲,運了運氣,「咿……呀!」、「咿……呀!」清了清嗓子,接著終于低聲說了起來。

    「你在關彥橋上辦完事之后,直接開車前往位于壇之浦的甲本一樹的家中。半夜十二點之后,路也不堵了,漁船的時速,充其量也只有十五公里或者二十公里左右,不用說,你比梵天丸先到了甲本家。你將失去知覺的高澤裕也,從車里拖了出來,藏在暗處,等待著梵天丸回來。不久,梵天丸到達碼頭,甲本一樹帶著樽井翔太郎和我妹妹繪里香,『淄溜』一下鉆進了房間,看到他們離開,你就扛著高澤的死尸,悄悄地摸上了梵天丸,打開儲藏室的門,將高澤放在了里面。然后,你就狠了狠心,正所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你拿出刀子來,『撲哧!』一下子,就刺進了高澤裕也那小子的胸口里,把他給殺害了。

    「然后,你關上儲藏室的門,跑下了梵天丸。屋子里的甲本一樹,什么也不知道,按照你的指令,讓樽井翔太郎和我妹妹繪里香,都『咕咚』喝下了安眠藥,你為了不和甲本撞見,悄悄地離開了甲本家里。到此為止,是贖金交接當夜,發生的前半部分事件,時間上應該在半夜十二點前后?!?br />
    「喲,還有續集??!……」山部勢司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是啊,后半部分就很歡樂了。你真聰明!……」花園皋月敏銳地盯著山部勢司,伸出一根小蔥苗似的嫩指頭,朝他腦袋瓜子上狠狠一戳,張著嘴唇嘿嘿一笑,罵聲,「壞死了,你個死鬼!……」

    花園皋月一陣嘻嘻哈哈地大笑,然后面色正常地沉聲說了起來。

    「你殺死了高澤裕也以后,就趕忙回到了門司港,凌晨一點鐘之后,你若無其事地出現在了花園家的宅邸里?;ㄔ罷≌謐急附喚郵杲?,一片忙碌;而且,核心人物——高澤裕也又失去了聯系,老爸驚慌失措,但是,聯系不上也很正常,因為那個時候,高澤裕也已經翹丫子了,正躺在梵天丸的儲藏室里,和船艙一起慢慢地變冷。你作為殺害高澤的元兇首惡,卻混在人群中,裝出一副擔心高澤的樣子。

    「不久之后,便到了出發的時間,你代替高澤先生,充當起了我的護花使者。這要是我主動要求,就不用說了;就算我不要求,事情也會自然而然地,變成這樣子的。對你而言,這是正中你的下懷,接下來,你將一直和我一起行動。怎么樣,不是很歡樂嗎?從結果上來看,我成了你不在現場的證據的最大證人了!……」

    花園皋月小聲地哼唧了一下,露出了自己的憤慨之情,但是,她的語氣又立刻平靜了下來。

    「你和我一起,在凌晨兩點鐘,坐上了奔馳轎車,離開了花園宅邸,凌晨兩點半鐘到達了『嚴流島』餐廳,接著,凌晨三點的時候,我從騎摩托的快遞員那里,接到留言,上面的內容是:讓我立即趕到關彥橋。我到達關彥橋之后,看到了貼在欄桿上的留言條,以及旁邊綁好的釣魚線——這是三個小時以前,樽井翔太郎他們準備好的。也就是說,翔太郎在半夜十二點準備好的留言,我在三個小時以后才看到。于是我按照指示,將公文包掛在釣魚線上,『撲通!』一聲扔進了黑黢黢的海里?!?br />
    「那時候,梵天丸應該藏在橋下!……」山部勢司沉著地說。

    「梵天丸確實貓在橋下邊,但是,繪里香和翔太郎并不在上面,開船的只有甲本一樹一個人,也就是說:甲本在半夜十一點,作為繪里香他們的同伙,一起來到了關彥橋,而這個時候,梵天丸的貯藏室里,已經擺著高澤裕了的尸體了。甲本一樹做夢也沒有想到這點,他只是忠實地執行了你的命令?!?br />
    「呵呵,那你說甲本干了什么?」山部勢司冷笑著反問。

    「甲本一樹將半夜十二點時,和繪里香他們一起做的事,又一個人做了一遍。首先,甲本一樹在凌晨三點以前,到達了關彥橋,將梵天丸停在了關彥橋的正下方。在那里,他找到了從欄桿上,垂下來的釣魚線,將它的一端綁在梵天丸的駕駛座旁;接著,他屈身貓在橋下面,靜悄悄地等著。沒過多久,我在橋上看到留言后,就將公文包扔到了海里。甲本立即開船,釣魚線變成索道,公文包順順當當地,『出溜』一聲滑到了駕駛座旁邊。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樽井翔太郎負貞割斷這根釣魚線;但是凌晨三點鐘的時候,只有甲本一樹一個人駕駛著梵天丸,他當時可能用一只手把住船舵,用另一只手便『唰唧』一聲割斷了釣魚線吧。然后,他就加速將船開走了。我只能站在橋上,看著漁船遠去的背影;而你就在我的旁邊,裝作賣力地按動相機快門,就是這么回事。

    花園皋月直勾勾地盯著山部勢司的奸險的臉。

    「甲本拿到了三千萬,便開走了梵天丸,再次回到壇之浦的碼頭。這一次,甲本忘了拔下船鑰匙?!夠ㄔ案拊屢鬧腫芙崞鵠?,「然后,甲本留下五百萬給繪里香,開著小卡車,帶著兩百五十萬日圓離開家。他所去的地方,你大概最清楚吧?!?br />
    04

    根據甲本一樹所說的話,情況已經非常明朗了。不會有錯,殺害高澤裕也的兇手,就是山部勢司那小子。甲本一樹被捆成一團,躺在山部的房間里,這就是最有力的證據。

    「我帶著錢,逃出壇之浦的房子,然后,按照山部先生的指令,便躲到了這里。過了中午,山部勢司終于出現了。那家伙回來之后就洗澡,然后開始喝啤酒,然后我也就喝了一杯,結果,后面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蘇醒過來,已經被捆起來塞進壁櫥里了……」

    也就是說,山部勢司在「深海魚酒吧」的前面,和樽井翔太郎他們分別以后,就回到了這間房間,將甲本一樹五花大綁,一切都是按照計劃進行的。所以,甲本一樹雖然欺騙了樽井翔太郎和花園繪里香,但是,他自己也被山部給騙了。

    「那么,甲本前輩,山部勢司那小子,現在在哪里貓著呢?」

    「不知道,也許在花園組的事務所里,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吧。啊,這倒不會,剛才有個電話打來找他,我在壁櫥里聽到了?!?br />
    「電話?!……是誰打來的?」

    「我記得他喊對方叫『小姐』,那應該是年輕女人吧?!辜妝疽皇饕≈源獻?,「然后,又說什么賓館之類的,接完電話,他馬上就出去了?!?br />
    「小姐!……」樽井翔太郎吃驚地咋呼了一聲。

    山部勢司稱花園皋月為「大……大……大小姐」,稱花園繪里香為「小……小……小姐」,這樣說來,打電話來的女人,肯定是花園繪里香了。如果說賓館的話,應該是指梵天丸停泊的那家廢舊賓館吧;假如是發生了某種情況,繪里香打電話喊走山部勢司,再一次進入那家停業的賓館的話……

    太危險了,繪里香現在還不知道,山部勢司就是殺人兇手!

    「甲本前輩!小卡車的鑰匙在哪里?」樽井翔太郎焦急地問。

    「鑰匙?!……我記得和錢包一起,被那個家伙搶走了?!?br />
    樽井翔太郎站起身來,壞視房間。書架上擺著錢包和鑰匙,這把鑰匙已經見過多次了,肯定是小卡車的。他又看了一眼書架的側面,剛才那個被木雕河豚,砸到腦袋瓜子的小混混,正抱著木刀呼呼大睡著。

    「看來還是沒有死成??!……」樽井翔太郎笑著,小心翼翼地拿走了他的木刀,右手握著揮了一下,感覺不錯了,自己似乎變強了一點。

    「可是,對方好像是帶著手槍的啊……」

    這樣的話,木刀作為武器,確實可能有點不夠用了。但是,事不宜遲,樽井翔太郎一手拎著木刀,就托地一下跳出了陽臺。

    「喂!站??!翔太郎!……你不放我走嗎?你這個無情無義的家伙!……」

    無情無義就無情無義好了。樽井翔太郎任由甲本一樹,在身后嚷嚷著罵個不停,果斷地離開了山部勢司的房間。正是: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顧還!

    樽井翔太郎來到了停車場上,蹭地躥上了小卡車,「突突突……」發動引擎,幾秒鐘之后,小卡車就像屁股著火似的,出溜一下沖出了停車場,一冒煙兒朝前撞去。

    05

    花園皋月說完了昨天晚上的事件,又將話題轉移到了今天的案件上來了。

    「今天早上,你給下關的警察打了個匿名電話,你的目的,就是讓他們發現貯藏室里的尸體。如果尸體不被人發現,你精心設計的不在現場的證據,就沒有什么意義了。雖然實際情況是,在警察發現之前,樽井翔太郎和花園繪里香就看到了尸體,但是不管怎么說,繪里香向我求助,你的陰謀也就得逞了。我查看了高澤的尸體,聽繪里香和翔太郎說了『欺詐綁架』的始末,然后——這是很關鍵的一點一一我、繪里香和翔太郎,完全沒有意識到,昨天晚上的行動中,存在著三個小時的時間差。我聽了繪里香說的話之后,以為自己從橋上面『颼……啪唧!』扔下公文包的時候,繪里香和翔太郎就在橋下面,而我妹妹繪里香和樽井翔太郎則傻不啦唧地認為:自己拿到公文包的時候,橋上的人,就是花園皋月。其實絕非如此!我在橋上的時候,繪里香他們不在橋下,等到繪里香他們貓在橋下面的時候,我又不在橋上。真是『相看兩不在,一說淚長流』??!

    「贖金的交接其實是錯覺,實際情況是:交贖金的一方和收贖金的一方,在橋的上下擦肩而過了!……」

    接著,花園皋月說出了這次案件的某個特點。

    「說起來,對于這次的案件,我感覺非常奇怪:那就是綁架事件所用的溝通方式很原始。為什么兇手不積極使用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或者電子郵件呢?為什么要把留言寫在紙上,讓人捎過去呢?……但是,仔細考慮起來,也只能這樣做了。因為繪里香他們的時間,和我感覺的時間不一樣。半夜十二點的時候,繪里香他們不可能直接給凌晨三點鐘的我打電話,或者發送郵件。所以,你從一開頭就命令甲本一樹,不要使用先進的宇宙八達無線連通隨身自動漫游短程電波送話傳聲收訊移動終端奧秘匣或者電子郵件,而是用和數碼技術無關的方式,進行聯系?!?br />
    山部勢司面無表情地聽著花園皋月的話?;ㄔ案拊聠ò揉碌廝盜撕艸ひ歡沃?,終于收尾了。

    「那么,這種錯覺,帶來了什么神奇的效果呢?繪里香和樽井翔太郎認為:交接贖金的時候,梵天丸的儲藏室里,并沒有高澤的尸體。這樣的話,高澤被殺的時候,應該是凌晨三點鐘以后了。而凌晨三點以后,山部勢司一直和我在一起,因此,山部勢司就不可能是殺害高澤裕也的兇手——這一點不用解釋了,相信智商沒問題的都能明白過來。如此一來,你不用特意思說明,自己不在現場的證據,也很自然地被排除嫌疑。我和繪里香,老爸,以及其他的成員,沒有一個人懷疑你的。這個計謀就是用來干這個的,我說得對吧,勢司哥哥?……」

    花園皋月盯著山部勢司,眼光像小刀子似的,唰唧!唰唧削著山部勢司的臉蛋。她的解釋終于暫時告一段落了;然而,山部沒有輕易屈服,他始終保持著冷靜的態度,一直試圖用合乎邏輯的態度,來進行最后的暴死反駁!

    「你說的我聽明白了!……」山部勢司聲音低沉,緩緩地說,「確實,如果調撥了鐘表的指針,確實可以在犯罪時間上進行欺騙。那么,我殺掉高澤大哥的可能性,暫時也就具備了,這個我先承認吧,但是……」

    「但是……你但是個什么?……」花園皋月突著兩眼。

    「但是,大小姐,你還沒有證明我就是兇手。如果說調鐘表指針的計謀,把甲本變成了同謀,那主謀又會是誰呢?有什么確切的證據,證明我就是殺了高澤裕也的那個大壞蛋呢?」

    山部勢司的臉上,充滿了洋洋自得的滿足表情?;ㄔ案拊祿夯旱氐懔說閫?,謹慎而又大膽地挫敗了山部的囂張氣焰。

    「他媽的,你以為我整天喝稀飯的?老娘早就料到,你小子有這一手了!……」花園皋月叉著腰胯,氣勢如虹地梗著腦袋大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用擔心,勢司,證據的話,老娘早就給你準備著呢!……」

    「什么……」山部勢司兩只眼睛,突突地冒著火星子。

    「昨天晚上,你從橋上拍到的『梵天丸』的照片,那就足證據喲!……」花園皋月說完這句話,頓時樂得屁顛兒屁顛兒的,拍著手哈哈大笑,腦袋漫天亂忽悠。

    面對一臉詫異的山部勢司,花園皋月洋洋得意地解釋道:「那張照片上,顯示翔太郎呈大字形,平躺在甲板上,這點翔太郎本人也承認了。你把這張照片當作凌晨三點時候拍的照片,展示給我看了對吧。但是,你的時針把戲,已經真相大白了,所以,那張照片也明顯不是,在凌晨三點鐘拍的。因為凌晨三點的照片里,根本不可能照到翔太郎。也就是說,這張是半夜十二點時的照片,所以才會看到翔太郎在甲板上。要是這樣的話,拍下這張照片的人,也就是你,你才是半夜十二點時,守在關彥橋上的那個人——也就是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

    聽到花園皋月的解釋,山部勢司沉默了一會,似乎在仔細回味著她的話語。啊,究竟是要奮力掙扎到最后一刻,還是不再硬撐著,老實認罪呢?……他似乎也在拚命地考慮著,該如何抉擇。仔細思考了一會,他選擇了后者。

    「原來如此,這樣說來,確實正如大小姐你所說啊,是啊,那張照片是半夜十二點的時候,我在橋上拍下來來的,本來是用來強化騙局的效果的照片,結果反而為自己,挖了一座青石墳墓;我不該給你看那張照片,看來這是我的失誤??!……」

    終于塵埃落定了。認罪后的山部勢司,很乾脆地、痛快地嘆了一口氣。

    「嘿,本來以為自己做得漂亮,結果還是不能按照計劃進行??!……不僅我是這樣,甲本那家伙也犯下了一個無法容忍的失誤!……」

    「你是指他忘記了拔走船的鑰匙嗎?這確實是他犯下的最大失誤?!夠ㄔ案拊鋁絞忠慌?,點了點頭說。

    「不,光是這個的話,還是有辦法遮掩的。最要命的失誤是,他忘記了將駕駛座上的時鐘,重新再調回去!他奶奶的,我再三再四地叮囑他,命令他將所有動過的時鐘指針,都老老實實地給老子重新調回去,結果還是失誤了?!?br />
    「啊,不對?!?br />
    「嗯?……」山部勢司一愣怔,舉頭瞅著花園皋月。

    「……關于這件事嘛,我的寶貝兒小勢司喲!……」花園皋月像個惡作劇敗露的孩子一樣,抓了抓頭發,舌頭往外一吐,拍手笑著說了起來,「甲本一樹那小子,可沒有忘記調回指針喲。怎么說呢,梵天丸的駕駛座上,本來就沒有什么時鐘,那是我騙你的,不好意思啊?!?br />
    「???!……」山部勢司的表情第一次扭曲了,「那么,剛才的推理是一一」

    「推理?……什么推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園皋月頓時樂得屁顛兒屁顛兒的,褲子里響屁亂蹦,滿船艙地上躥下跳,哈哈大笑,「我只是覺得差不多應該就是這樣,虛張聲勢地說出來而已?!?br />
    「什么,虛張聲勢……」山部勢司咕噥了一句。

    「得了,別擺出這種臉色,你不也是一直在哄騙大伙嗎?就算被我騙了你一下,有什么好抱怨的!……算扯平啦!……」花園皋月兩手一拍。

    「是這么說的嗎……」

    山部勢司看上去內心無比沮喪,腦子里突然想起了中國古代,一位偉大的思想家、哲學家、教育家和政治家,曾經說過的一句至理名言——「惟……惟……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這到底是誰說的呢?天照大神?可能是神武天皇吧……去他娘的蛋!

    山部勢司單膝跪倒在梵天丸的甲板上面,完全是一個失敗者的姿態,而且,他甚至還用一種類似贊賞的語氣,對花園皋月說道:「好吧,我不抱怨,是我輸了!……嗚嗚哇哇!嗚嗚哇哇!……我根本斗不過大小姐??!……」山部勢司抬起了滄桑臉龐,這時,他的視線突然動了一下,朝花園皋月的身后看了過去,皋月也終于注意到,自己背后竟然有人。

    花園皋月轉過身去,視線所到之處,「唰唧!」——一下子射中的,競然是剛才應該已經離去的妹妹——花園繪里香!

    「傻瓜!……你為什么跑回來!……你不是應該回去了嗎!……」花園皋月懊喪地大罵。

    花園繪里香從碼頭上,又偷偷摸摸地爬上了梵天丸。

    「我本來打算打車回去了,結果,白無常給我打來電話,說翔太郎從我們家逃出去了,姐姐,怎么辦啊……」

    「別過來,繪里香!……」

    花園皋月剛要沖到妹妹——花園繪里香的身邊去,就聽到背后突然傳來一聲槍響——「濱……勾」!

    花園皋月不由得將腰彎了下來。山部勢司趁機跳了起來,從她彎下來的身體上,「蹭楞」一下子跳了過去。等皋月重新站直了,山部勢司已經從背后摟住了花園繪里香,將手槍頂在了繪里香的腦瓜兒蛋子上。

    「八嘎!……」花園皋月愣住了,哀嘆自己的不走運。她正是擔心出現這種局面,才將妹妹繪里香打發回家去的,沒想到她會自己再跑回來,這完全是預料之外的事情。

    形勢完全逆轉了。山部勢司的嘴角上,露出勝利的微笑,銳利的眼神鄙視地看著花園皋月。

    「不想她死的話,就別往前走!……」

    面對山部勢司的威逼利誘,堅強的花園皋月絲毫不為所動??吹剿淺溲難劬?,就知道他是來真的。

    但是,被山部勢司抓住的花園繪里香,卻絲毫沒有弄懂狀況。

    「???怎么又來這一出?!……」她看著周圍,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

    終于,花園繪里香的臉上,露出了遲來的恐懼,眼見著表情越來越僵硬」啊……不會吧……這是來真的?!」

    「不用擔心,繪里香!不會有事的!……姐姐一定會救你的?!夠ㄔ案拊錄ざ氖紙諾?,抓耳撓腮,滿腦袋長頭發,被兩只手撓的跟雞窩一樣,蓬蓬杈杈四外亂刺。

    里然還沒有想明白,應該怎么去救妹妹,但是,總之,先把話給說在前頭。

    之后,花園皋月用犀利的目光,盯著山部勢司的臉,叫出了一句當年東映映畫里,常常能夠聽到的臺詞:「畜生級的!……我算是看錯人了,勢司!……這就是你的江湖道義嗎!……」

    「煩死了,誰有工夫,整天跟那種白癡老大講道義?!?br />
    「你……你的心情,我并非不能夠理解,但是……總之,你還是先冷靜一下吧,勢司你這么做,有什么好處?」

    「煩死了!……我要帶著這個小姑娘逃走,大小姐你別插手了?!?br />
    「要逃你就一個人逃吧,但是,你給我把繪里香留下來!……」花園皋月尖叫一聲。

    「這可不行!……這個小姑娘開船的技術,似乎還挺不錯的呢?!?br />
    「不不不!……」花園繪里香在山部勢司的手臂下面,急得連連搖頭,「沒有這回事啦,一定是你誤會得啦。剛才我還差點讓船撞上了岸壁,之前也險些撞上了聯絡船,哪兒有什么技術可言……」

    「少廢話,照我說的去做!……」

    「我不要,會死翹翹的喲!……」說完,繪里香便一口咬住了山部勢司握著槍的右手,「嗚……嗚!……」

    遭遇到這意外的反抗,山部勢司吃了一驚,一邊叫著「唉喲!……痛!……痛!……」一邊趕忙抽回了右手。因為勢頭過猛,山部不留神,扣到了手槍的扳機。

    「崩叉!……」第二聲槍聲響了起來,子彈從繪里香的眼前,「颼」地斜著飛了出去。

    「我的媽呀!……」

    不管花園繪里香再如何膽大,看到這一驚心動魄的場景,她的臉蛋也不由得,被嚇得抽搐了起來,瞬間老實了下來。山部勢司盯著自己那只還殘留著牙印的右手,開葷腔就罵道:「媽的,你他媽的是狗養的小婊子???」

    山部勢司再次用槍口,抵住了繪里香的小腦袋瓜兒,向花園皋月齜牙咧嘴命令道:「好了,還愣看干什么?……大小姐,你快點下船,動作要快!……」

    「嗚哇!……」花園繪里香發出了毫無意義的低鳴聲。

    「別擔心,我也不想傷害這位小姑娘的?!股講渴撲競俸儺χ?,「只要能夠順利逃走,我向然會放了她的。所以,你現在照我說的去做!……」

    「這個嘛……」花園皋月有些遲疑。

    殺掉妹妹繪里香,對山部勢司來說,確實沒有任何好處。相反,這么做,反而會給他的逃亡,帶來重重地阻礙。只要能捱過這一刻,山部他遲早會放了繪里香的;如果硬要和他,在此刻爭個你死我活,天崩地裂,危險反而還會更大吧?……或許,眼下還是照他說的去做比較好。

    到頭來,花園皋月只能束手無策地,不停地朝后倒退,照著山部勢司所說的,下了小船。

    「好,乖寶貝兒,真聽話!……這就行了,哥回頭親你!……快把拴船的纜繩解開,別做任何多余的事!……」

    山部勢司一邊牽制著花園皋月的行動,一邊拽著花園繪里香,往駕駛座那里挪去?;ㄔ盎胬鏘愕牧巢話駁嘏で?。

    花園皋月按照山部勢司的吩咐,解開了纜繩,在岸邊沖著山部勢司,高聲叫道:「山部勢司,你個小王八蛋,大尾巴狼!……操你娘的沒小雞巴!……不許你碰繪里香一根寒毛。讓她安然無恙地回來!……只要她受了一點兒傷害,我就咬下你那坨蛋蛋!……」

    然而,花園皋月這番威脅性的話語,卻被「梵天丸」小船的引擎聲,給徹底蓋住了。過了一陣,引擎聲變得越來越響,「梵天丸」號打漁曬網船緩緩后退,出溜溜離開了岸邊。

    船頭漸漸遠去了,朝著船上望去,隔著駕駛座的玻璃,可以看到花園繪里香一臉要哭的樣子。不行,不能就這樣讓繪里香單獨離去!花園皋月心里剛這么一想,兩只腳便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

    「畜生!……」回過神來,花園皋月這才發現,自己一個「飛龍在天」,「呼哧!……」竟然躍到了梵天丸的船頭上。

    「我還是不能丟下你不管,繪里香!……」

    「姐姐!……」繪里香坐在駕駛座上,臉上閃耀著希望的光芒。

    花園繪里香放開了方向盤,拚命想要掙脫山部勢司抓住她的手臂。山部手里握著槍,使勁兒朝著繪里香的脖頸處揮下?;胬鏘恪肝亍溝厴胍髁艘簧?,停止了反抗。

    「勢司,你這個小王八蛋!……我已經說過了,叫你別碰繪里香!」

    「還說我,是誰擅自胡來的?」山部勢司從駕駛座上跳了出來。突然間,他似乎發現了什么,表情也開始變得扭曲起來。

    「一一嗯???」花園皋月也感覺到,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什么動靜。

    「怎……怎么了?」花園繪里香也揉著自己的脖頸,從駕駛座上探出頭來,「一誰?」

    失控的「梵天丸」憑藉著慣性,不住地后退著。此刻,船已經離開了岸邊數米遠,一名男子從賓館大樓背后,一道煙兒地「咕咚」一聲沖到了岸邊。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年輕男子的手里,握著一把木刀——來得竟然是榑井翔太郎。翔太郎「撲哧」一聲猛地沖上碼頭,速度快得有如參加百米賽跑的田徑運動員。之后,他兩眼緊盯著「梵天丸」號打漁曬網船的船頭,卯足了勁兒,在碼頭的盡頭蹬了一腳!……

    「掐個雞雞!……」

    樽井翔太郎高高地躍到空中。他的身體在空中,劃出了一道美妙的拋物線;兩條腿則像當年的卡爾·劉易斯1一樣,在半空中接連滑動了三步半。這一躍,簡直就讓人聯想起了當年壇之浦合戰2時,源義經3一躍躍過八艘戰船的傳說。

    1卡爾·劉易斯(Carl Lewis),1961年7月1日出生于美國亞拉巴馬州伯明翰,美國田徑運動員。1980年開始職業生涯。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獲得100米、200米、跳遠和4×100米接力四塊金牌。1988年漢城奧運會獲得100米與跳遠金牌。1991年第三屆世界田徑錦標賽,劉易斯獲得100米和4×100米接力冠軍,并以9.86秒刷新了100米世界紀錄。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劉易斯連續第四次獲得奧運會跳遠金牌。1997年宣布退役。主攻100米和跳遠在奧運會和世界錦標賽上共獲得17枚金牌、2枚銀牌和1枚銅牌,共13次打破100米、200米及跳遠的世界紀錄,被譽為「歐文斯第二」。

    2日本平安時代末期,源平合戰的關鍵戰役之一。由源義經發起,此戰之后,西方諸勢力再也無法與源義經所率領的源氏大軍抗衡。屋島之戰失利后,自屋島撤退的平氏大部在領袖平宗盛的率領下退到了長門的彥島據守,而源氏一方的源范賴和源義經亦在對岸布陣對峙。雙方均已有海戰的覺悟,開始集合戰船,平氏500艘,源氏800艘。1185年3月24日清晨6時許,在關門海峽的壇之浦,雙方開始決戰,由平氏軍隊主動展開攻擊。由于平氏擅于海戰,且當時潮流對平氏有利,平氏戰船在海域中機動靈活,因此一開始即占上風。相反地,逆流進軍的源氏艦艇如陷泥沼,成為平氏箭陣的活靶。此時源義經心生妙計,下令集中狙殺平氏軍的水手及舵手,據說此戰術違背了當時不成文的戰爭規則(由于此條規則,平氏起初并未對此做準備)。失去機動能力的平氏艦隊反而比對手更加動彈不得,正午過后,潮流改變,源義經率軍順勢接近登船,與平家軍展開白刃戰,戰況也隨之逆轉。激戰過后,眼見大勢已去,平資盛、平有盛、平經盛、平教盛、平行盛等大將陸續投海身亡。平氏領袖平宗盛及子平清宗、妹平德子雖然企圖跳海自盡,但為源義經所救。而年僅8歲的平氏血脈安德天皇(平德子所生)則由祖母二位尼(即平清盛之妻平時子)夾帶日本的國器之一「草剃劍(天叢云劍)」挾抱跳海身亡。(其他兩件國器八咫鏡和八阪瓊曲玉被源氏士兵撈起,而草剃劍則下落不明。因此從此以后,作為日本「三神器」之一的草剃劍,實際上一直是仿制品)

    3源義經(平治元年~文治五年閏四月卅日,即1159年-1189年6月15日)日本傳奇英雄,平安時代末期的名將。出身于河內源氏的武士,家系乃清和源氏其中一支,河內源氏的棟梁源賴信的后代,世世代代在東國武家人材輩出。為源義朝的第九子,幼名牛若丸(うしわかまる)。曾協助其兄源賴朝獲得了對整個日本的統治權,后被源賴朝猜忌,派兵追殺,終因兄弟反目,1189年4月30日戰死衣川館,全家被滅,首級被送與源賴朝。因此成為日本戲劇、影視、電子游戲中經久不衰的熱門主角。為日本人所愛戴的傳統英雄之一,而且由于其生涯富有傳奇與悲劇的色彩,在許多故事、戲劇中都有關于他的描述,在許多神社中也奉祀著源義經。

    而后……

    樽井翔太郎的身體,猛地撞到了「梵天丸」號打漁曬網船的船頭上,「啪嚓」一聲,砸碎西瓜一樣的聲音,頓時響徹了黃昏下的關門海峽。木刀帶著回旋,高高地又到了半空之中。樽井翔太郎的額頭和鼻子上血流如注,整個人緩緩地落向了海面。一瞬間之后,「啪嗒」一聲,唯有那把彈射飛起的木刀,「颼……啪嚓!」落到了甲板之上。

    悲慘的一幕,就發生在這短短的一瞬間里。所有人都驟然失語,僵住不動了。

    「……剛才是怎么了?」

    甚至就連殺人犯山部勢司,也忘記了自己所處的立場,呆站在原地。

    「翔太郎……」花園皋月伸出右手,抄起了落在甲板上的木刀,喃喃說道,「我不會讓你,就這樣白白死掉的?!?br />
    之后,她把木刀的刀尖,指向了山部勢司:「夠了,勢司!……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死去了!……」

    「等一等,剛才那件事,可不能賴我??!是他自己沖出來,自己撞上船頭死翹翹的??!……」

    「哎?不會吧?……翔太郎他……他翹丫子了?!……」花園繪里香吃了一驚,四處張望了一番之后,她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呼喚著樽井翔太郎的名字:「翔太郎……!噢,翔太郎……!」

    沒有人答應。

    「別亂動!你給我過來!……」山部勢司再次把繪里香拽到了身旁,用黑洞洞的槍口,抵住她的太陽穴,「我說你啊,做人質也得有個人質的樣兒!……」

    「馬鹿野郎,不要碰繪里香!……」

    花園皋月手里握著木刀,山部勢司則以花園繪里香當擋箭牌。兩人對峙著。太陽已經朝西斜去了,把周圍的天空染成了緋紅色。無人駕駛的「梵天丸」,在閃耀著夕陽余暉的海面上,飄蕩著兩方的緊張情緒,都已經達到了頂點。

    花園皋月把木刀架在了腰間,腦子里飛快地思考著。手槍和日本刀一對一的對決中,日本刀最終將取得勝利!……

    沒錯,所謂「日本刀是最強的!……」這樣的傳說的確存在。但是,手槍和木刀,卻是根本無法相提并論的。

    話雖如此,這把木刀卻是樽井翔太郎,用自己的生命換來的。無論如何,花園皋月都必須一刀擊中山部勢司,救出被挾持的妹妹繪里香。再來,如若不然,那位化作海峽間海藻的年輕英烈,就無法含笑九泉了。

    可是,自己又該怎么做呢……

    「我操!……」

    一瞬間,花園皋月甚至開始,懷疑起了自己的眼睛!

    就在山部勢司的身后,也就是「梵天丸」號打漁曬網船的船尾處,一團綠不啦唧的物體,正從海面上緩緩地涌了起來。那團物體翻過船緣,忽然豎直地站到了「梵天丸」的甲板之上?;ㄔ案拊輪沼誑辭宄恕?,覆蓋在那只怪異生物身上的綠色物體的真面目——竟然是裙帶菜!裙帶菜化作了人形,從海面上漸漸地爬到了船上。

    好奇妙喲,綠色的人形生命體,怪人裙帶菜男!……

    花園皋月感覺到一陣輕微的眩暈。這次的事件,確實出現了許多超出預想的情況。假幣、殺人、欺詐綁架、交付贖金,再次的殺人……但是,在如此緊迫的場面里,居然出現了怪人「裙帶菜男」,這也實在是太超乎常人的想像了吧!

    花園皋月的內心里,頓時涌起了一種空虛而無力的感覺。

    「喂,勢司?!顧傲艘簧?。

    「什么?」

    「在你身后?!夠ㄔ案拊孿滄套痰嘏氖種鋼?。

    「嗯?……」

    山部勢司扭頭一看,立刻,他便發出了一陣令人耳朵眼想伸出小爪子來的、凄慘、絕望的號叫聲。

    「裙……裙……裙帶……裙……!」

    也難怪對他而言,西斜的夕陽下,裙帶菜男的身影給人的震撼力,實在是超出了想像。但不管怎么說,這都是一個千載難逢的絕好機會!

    花園皋月重新振作起了精神,緊緊握住了木刀,向著兇惡的敵人,猛地沖了過去。

    「受死吧,山部勢司!……」

    花園皋月縱身一躍,將手中的木刀,從頭上「啾……啪!」揮了下去。山部勢司被身后的裙帶菜男人,突然吸引住了注意力,反應慢了一拍,結果,左肩膀上就被木刀,狠狠地重擊了一記。山部勢司絕望地呻吟了一聲,「咕咚……啪嚓!」倒下了身子。

    被山部勢司抓住的花園繪里香,也沒有眼睜睜地看著機會,從自己的身邊白白地「淄流」流過。她突然用路膊肘,敏捷地頂了一下對方的小肚肚,掙脫了山部勢司的手臂。山部勢司一臉痛苦地蹲下了身子。

    就在這時,全身蓋滿裙帶菜的男人,拖著濕滑的身體,猛地朝他撲了過去。甲板上,山部勢司和裙帶菜男扭到了一塊兒??吹窖矍罷馀梢煅墓餼?,花園皋月不由得停止了手上的攻擊。

    亂斗之中,一聲槍響突然響起,裙帶菜男人捂著右腳,發出了「哞……啦!」、「哞……啦!」的慘叫??雌鵠?,那發子彈似乎是命中了他的右腳?;ㄔ案拊旅腿患浠毓窶?,重新握起了木刃。

    「很危險啊,你這混蛋!……八嘎牙路!……」

    花園皋月將木刀一揮,向著山部勢司手里的槍挑去。伴隨著一聲金屬的撞擊之聲,手槍「颼……」地一下子,被挑到了高高的半空中,「噗??!……咕嘟!……咕嘟!……咕嘟!……」慢慢地落進了海峽的海流之中。

    「嗚!……」

    弄丟了手里的槍,山部勢司失敗的命運,已經不可能逆轉了。

    「掐個雞雞!……」山部勢司惡狠狠一聲大喝,縱身撲向了花園皋月,想要從正面奪下皋月手里的木刀;花園皋月靈巧地一閃身,「淄溜」一聲,躲過了山部的猛撲。

    「你給我適可而止吧,混蛋!……」

    花園皋月扭身一擊,一刀揮向了對方的小腿肚子?!縛︵輟掛簧欽鄣納糲炱?,山部勢司的身體向前傾倒。一瞬間,對方脖頸朝前傾斜,彷佛是在讓皋月別客氣、快動手一樣。

    花園皋月冷靜地瞄準了目標,勢大力沉地揮刀擊去。手上一陣反震,山部就像一只斷了線的提線木偶,無聲無息地倒在了地上??雌鵠?,勝負似乎已經分曉了。

    「費……費了這么多工夫,混蛋……」

    花園皋月大展神功,終于從緊張的心情中,慢慢地釋放了出來,手里握著木力,緩緩蹲下了身子。

    失去了武器和斗志,山部勢司并沒有擺出任何的反擊姿勢。

    「喂,山部勢司!……」花園皋月上前咕蹲了下去,沉聲叫了他一聲,「我問你一句?!?br />
    「……什么?」山部勢司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把臉杻向了花園皋月。

    「你的動機在哪兒呢?……你為什么要殺掉高澤裕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山部勢司大口喘著粗氣,苦笑了一下。之后,他斷斷續續地回答道,「……這不明擺著嗎?既然上了這條破賊船,那就必須想辦法,盡力往上爬才行。只要高澤裕也那小子還在,我就永遠不可能當上頭兒的。你知道嗎?老大他一直在盤算著,打算把整個組織,交給大小姐你和高澤。這條道上,小弟是絕對無法抗拒大哥的……所以,對我來說,高澤就是一塊絆腳石……」

    「可是,你又何必想這種辦法呢?要殺掉高澤裕也,就只需要把他騙到黑暗的地方,『濱勾』一槍就解決了。這種事對你來說,分明易如反掌嘛!……」

    「……那可不成。我可不能讓大小姐你,對我起半點的疑心。就算高澤大哥突然消失了,化作微塵,飄飄渺渺,但是,要是大小姐你對我起疑了的話……那就沒有任何意義了?!?br />
    「真是搞不懂你!……」花園皋月跺腳嘟囔著,「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一句話!……山部勢司你不是想,要成為花園組的老大,就是想要和我一塊兒滾床單,啪嚓啪嚓!……你是這個意思吧?」

    「哈哈……大小姐,你這話可問得真夠直白的啊?!股講渴撲鏡靡獾毓笮?,「但是,對我來說,這兩個愿望,其實就是一個……如果只是實現了其中的一個,那也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你這個小子,真是傻得咕嘟咕嘟冒泡??!……」

    花園皋月的喃喃自語,被日暮時的海風徹底蓋過了。

    就這樣,「梵天丸」號打漁曬網船上的決斗,因為不速之客——裙帶菜男人的莽撞闖入,情況急轉直下,最終塵埃落定。一切全都歸功于怪人「裙帶菜男」。究竟是繼裂口女1之后,日本出現的又一偉大都市傳說,還是守護這片海域的和布刈神社的神祇顯靈呢?此人的真正面目究競如何?

    1日本都市傳說中的一種現代妖怪,通常是一名披頭散發,用白色口罩罩著裂口的女人形象。

    「哇,翔……翔……翔太郎!……樽井翔太郎!……」花園繪里香高叫了一聲,沖向了裙帶菜男。

    花園皋月重新看了看一旁的裙帶菜男。的確,仔細一看,怪人的真面目,確實就是那個纏繞著海藻的樽井翔太郎。雖然猛地撞上了船頭,但是,他卻并沒有死。

    簡直令人驚異的執著,支撐著樽井翔太郎,悄悄地在海中前行,從「梵天丸」的船尾撲向了山部勢司?;ㄔ案拊虜揮傻?,為樽井翔太郎的那種強韌的生命力,和好運而驚嘆咂舌。之后,她又為翔太郎心系繪里香的那份心情,肅然起敬。

    「一!……二!……三!……四!……五!……樽……井……翔……太……郎!……」花園繪里香激動地抱著樽井翔太郎,激動地嚷嚷,「快跟我念!……一!……二!……三!……四!……五!……樽……井……翔……太……郎!……」

    花園繪里香一邊嚷著,用五根指頭不停地撥拉數著。

    「啊,繪里香,真是太好了,你沒有事吧?」

    樽井翔太郎喘著粗氣,一臉痛苦地微笑著?;ㄔ盎胬鏘懵忱嶂櫚匚兆×慫氖?。

    「這話該我說。我……我還以為你掉進海里,『撲通!……』淹死冒泡了呢!……」

    「怎么可能?我就這么容易死?……我掉進海里去,那是為廣……為了裝死罷了。這可是一招用來蒙騙對手的招數啊。總是被人騙的話,那就沒有意思了。怎么也得回敬對方一下才行?!歸拙杼上滄套痰鼗又?,「你看到那家伙,當時的表情了沒有?!……他可著實嚇了一蹦達呢?!?br />
    說著,翔太郎用手臂擦了擦鼻血,硬擠出了一個笑容來。

    「怎么樣,繪里香?……我帥吧?」

    樽井翔太郎的問題,問得讓人覺得有些難以置信??雌鵠?,他自己似乎并沒有覺察到,漂浮在海上的那些裙帶菜,覆蓋在了他的身上,讓他變身為渾身張牙舞爪的小怪物了。裙帶菜男現身這件事,到底發揮了多大的效果??如若不然,樽井翔太郎也就不會問出「帥吧」這樣的問題來了。

    「這個……嘿嘿嘿!嘿嘿嘿!……」花園繪里香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臉上露出了呆滯的表情。她扭過頭去,看了看姐姐花園皋月,似乎是想讓皋月幫忙解圍。但是,面對這種狀況,不管如何懇求,可愛的姐姐也無法代她出頭的。

    花園皋月站著一言不發,默默地望著繪里香,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心有靈犀一點通,花園繪里香也頓時輕輕地點了一下頭,之后便一臉笑容地,抱住了臉上還纏著裙帶菜的樽井翔太郎:「帥爆啦!……」

    這就是所謂的「善意」啦,面對著花園繪里香這番善意的謊言,樽井翔太郎必定會滿心愉悅地上當受騙了。

    「如此也好!……」花園皋月心中如此想道,嘿嘿嘿地一陣冷笑。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www.yedya.com  

重要聲明:小說“再也不綁架了”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www.yedya.com
Copyright © 2008-2014 广西11选5直选三技巧 All rights reserved.